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媒体的盛宴  

2009-11-20 07:24:02|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在《看变戏法》一文中曾提到:旧时走江湖的,为了敛钱,一定有两种必要的东西,即一只黑熊和一个孩子。我们在城市的天桥上,或各地的旅游景点所看到的乞丐,往往也少不了两件道具:残疾与儿童。在媒体摆设的色香味俱全的宴席上,最受欢迎的两道主菜是什么呢?是妇女与儿童。新闻界颠扑不破的真理永远是: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妇女与儿童之所以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倒不是因为他们是强者,恰恰相反,乃是因为他们的“弱”——“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而儿童却是比女人更弱的弱者。通过将处于社会边缘的妇女与儿童“中央化”——推向舞台的中央,而不是现实的中央,媒体制造了一起接一起的热点。而那些眼球被吸得快掉出来的,好奇心与窥淫癖亟待满足的看客们,来瞧热闹或赴媒体的盛宴时难免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总不好意思两手空空,不带点礼金或包个大红包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媒体就像一些喜欢办酒席敛财的官员,屁颠屁颠地,忙得不亦乐乎。

这次“7岁女孩9岁男孩欲联手横渡琼州海峡破世界纪录”,表面看来横渡海峡的主意是两个孩子自发产生的:据了解,这一横渡计划最早由郭思妤提出,去年11月末,学游泳已经1年多的她在网上偶然看到王一妍横渡琼州海峡的故事,立刻产生了浓厚兴趣,表示要“像小姐姐一样”游海峡,与其一同学习游泳的胡淙泰也跃跃欲试,两个孩子的家长对此全力支持。作为孩子监护人的父亲郭先生表示:“出名和赚钱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孩子能平静地完成这次挑战。”他认为这是一种挑战,横渡行动能“让孩子得到全面的发展,成为一个更真实的人”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那么完美,媒体只不过是这次壮举的忠实记录者而已。这正是媒体比变戏法的高明的地方——它尽量弱化自己,不引人注目,而让主角自己表演——这是一场傀儡戏,在后台操纵一切的正是媒体。试想一个7岁的小女孩,真的会自发地产生横渡海峡的想法么?自发的背后不存在成人世界的某种激励机制么?不管媒体怎么掩饰,还是露出了狐狸的尾巴。原来 “她在网上偶然看到王一妍横渡琼州海峡的故事,立刻产生了浓厚兴趣”,这实在是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在水里自由嬉戏的鱼儿“偶然”发现了钓鱼人抛下的饵,那也是“偶然”。由于“产生了浓厚兴趣”,无疑,她的行为是自愿的,但被驯化后的熊在往火圈里钻的时候,它的行为何尝不是“自愿”的呢?我们似乎也不能怀疑父亲郭先生对孩子的一番苦心,但此次行动若没有媒体的介入,他还会坚持下去么?若不是偏执狂或SB,恐怕没有父亲会让自己的孩子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挑战极限”——这是媒体制造出来的一个充满了诱惑与刺激的词儿。

对媒体深有研究的麦克卢汉说:商业的力量不仅要这些被异化的傀儡跳舞,而且要深深地钻入傀儡的意识,并塑造傀儡对世界的看法。我们不妨将“商业”换成“媒体”,因为它们本来就是一家人,面目与气味并没多大的差别。但事己至此,我们只有祝福两位具有超凡勇气的孩子能安全、顺利、成功地横渡琼州海峡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