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超越传统与现代  

2009-11-03 15:5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写下这个题目时,我正在读安东尼·吉登斯的《超越左与右》,不过,才开了个头。这个题目应该算是对《超越左与右》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模仿。与此同时,由于将一篇名为《从韩寒的自辩谈什么是好的文学语言》的旧作发到自己的QQ空间里,遭到了一群毫无理性的“韩粉”的围攻。我毕竟只是俗人一个,嗔念未断,免不了要和他们理论——甚至回骂几句。

从与“韩粉”的口水战中,我得到一个深切的感受,即“从中国的文化源头中寻找中国新的可能性,回到传统中国的深处寻觅和挖掘精神资源,找到一个值得我们想象与创造的‘中国’”的想法不但只是一厢情愿的美好的“文化乌托邦”罢了,而且也完全无此必要——因为这种想法太迂阔了,与中国社会当下的文化现状距离太远,纵使有人真的能找到这种“新的可能性”和“一个值得我们想象与创造的‘中国’”,恐怕也只能留着自个儿欣赏,很难对现实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全球化背景的当下,国人对于自己本国与本民族的文化充满了焦虑——中国的传统文化正以无可阻挡之势加速地走向衰落,以至于动摇了国人的民族文化身份认同。古人云,“人穷则返本”。在面临极度危难之时,人们往往呼唤父母或作为父母化身的天神之名以求获得奇迹式的帮助——这几乎成了人类的一种本能的反应。从传统文化里去寻觅和挖掘精神资源,以浇灌当代人干渴的灵魂,是一个民族的文化遭遇危机时最自然的选择。然而,却不能不说,这种选择如同“头痛医头,足痛医足”一样,是庸医开出的处方。因为,当下中国传统文化的衰落只不过是当代中国的文化整体衰落和整体滑坡的表征之一罢了,其病因固然可以在传统文化中找到些许线索,但却绝非传统文化所能救治。那么,当代中国文化的衰落或滑坡的主要原因何在?答曰:创造力的缺失。

梁任公云,“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若以是观照中国当代的少年,则中国未来的命运将是黯淡的和令人悲观的。不管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是外来的优秀文化,中国当代的少年都知之甚少。然而,仅仅只是知之甚少,倒也没并不可怕,只要能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从这一起点上开始奋起直追,未必没有什么希望。可怕的是,他们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不管面对什么事情,都摆出一副真理在握的架势,并因为自己的真理在握,他们可以肆意地践踏一切与自己不同的意见,侵犯人世间的一切法则。换言之,大部分中国当代的少年只不过是一群缺乏理性、思想贫弱、人云亦云却自以为是、集暴君与奴才于一身的愚蠢的乌合之众罢了。

然而,造成当代中国少年贫弱的文化与精神现状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少年本身——却正是满口说着“为了儿童或少年的利益”,将一切的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将一切的一切都替这些未来的成人们包办的成人世界的社会和政治语境。自打呱呱落地开始,为了中国儿童的肉体安全,父母(或父母的各种化身,如老师、学校、国家等等)以种种办法束缚住了他们的手脚,不让或尽量少让他们接触外面那个充满了危险的陌生的世界;为了中国儿童精神的安全,父母们只让他们食用那些经过过滤的“精神食粮”,如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等等一切写满了崇高的各类玩意,甚至将这些儿童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强行灌输给他们,却拒绝将他们喜欢的东西提供给他们。总之,作为父母的成人们用“崇高而无私的爱”为中国的儿童建造了一个安全而完美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和谐有序,一切都在预定的轨道运行,一切都是可控的。然而,对于人来说,这却是一个“完美的地狱”。在这个“完美的地狱”里成长的儿童,无法适应这个越来越多元化的瞬息万变的世界,因为在成人们对他们的事务的“爱的包办”之下,他们已经失去了批判性、反思性地介入这个世界的能力,失去了与这个世界进行交流和对话的能力——理性自觉和理性思辨的能力恰恰就是中国当代的少年们所缺少的,而这种能力恰恰正是一切创造性的源泉。

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的兴旺发达,与这个国家或民族的文化的历史上的发达程度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一个民族的文化在历史上再辉煌,它的不肖子孙也不能通过搜寻故纸堆使这种文化焕发出新的光彩;相反,这种文化却可能在另一更具活力的国家或民族中大放异彩。文化的继承并不象古董,可以凭其物质的形态原封不动地传承下来,它必须通过每一代人对它进行的价值重估,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重新生产或再生产出来。因此,一种文化要传承下来,首先得传承它的人有与它进行自由和开放的对话,并对它进行价值重估的能力。而在“完美的地狱”里成长的一代人,他们的世界是自我封闭的,他们拒绝与世界进行理性的对话,拒绝向一切可能性敞开;不但如此,他们还常常喜欢将自身的“完美”强加在一切事物之上——这种 “完美”的人不但缺少继承传统文化的能力,更缺少创造现代文化的能力,而且将成为“人的世界”的最具破坏性的力量。

在一定程度上,不管在传统文化里,还是在现代文化里,去寻找所谓的“文化身份认同”,都无异于画地为牢,禁锢了自身的生机与活力。我们应该从传统与现代,或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二元对立里超脱出来,本着“拿来主义”的精神,向一切可能性敞开——凡对我有用的东西,都不妨大胆地拿来为我所用。因为,我们不是“为了文化而文化”,也不是“为了传统而传统”,同样不是“为了现代而现代”。我们之所以拿来,是为了有效地应对这个急速变化的世界上产生的新问题,新现象,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的生之快乐和幸福。

中国与中国文化的希望何在?答曰:还是在于中国当代的少年,在于当代中国少年的自觉。苏格拉底云,“没有经过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度过的。”在希腊的德尔菲神庙的墙壁上,也刻着“人哟,认识你自己”的名言。如果一个民族没有对自身生存处境的理性的自觉,其国力不可能变得强大,其文化也不可能繁荣昌盛。觉悟了的成年人和少年人应该联合起来,打破一切物质的或精神的牢笼,带领更多的人从当下这个“完美的地狱”里冲出来,甚至打碎这个“完美的地狱”——不管当下这个安全而完美的世界之外有多么危险。只有当我们的身心向一切可能性开放的时候,当我们能自由地与外面的世界进行平等地交流与对话的时候,我们才能创造出一种超越了传统与现代、本地与外来的新的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