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小学生上网抄袭作文的原因何在?  

2009-11-06 12:52:09|  分类: 教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sina.com.cn/s/2009-11-06/055618986915.shtml

这天,一篇只要写300字的想象作文愁坏了黄小淇。老师布置的周末作文题目是《未来的能源》,可小淇不太懂“能源”是什么意思,也想象不出未来的能源是什么样。叶欢便提醒他:“你可以上网学习一下科学家们怎么说。”没过多久,小淇交卷了。作文本上工工整整:“2030年的一天,我漫步在公路旁。只见,公路两旁栽满了挺拔的大树,公路上行驶的汽车都是用混合燃料发动的……”叶欢不太相信儿子会用“漫步”、“挺拔”这些词儿。她起了疑心:“这真是你写的?”老实的黄小淇立即低头承认:“是在网上抄的。”(116日《中国青年报》)

如小淇的老师所言,“上网抄作文在这些四年级的孩子中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现如今抄作文——尤其是在网上抄作文——的现象在小学生中十分常见,而当这类事件发生时,老师们在大多数时候会认为问题出在学生身上,或者干脆归因于网络(其实网络只不过为学生的抄袭提供了技术上的便利罢了),却很少反思自身的教育教学理念与方式到底是否存在问题,是否应该为此负主要责任。这位苦恼的老师说,“现在孩子们都是连字母都不认识的时候就会玩电脑游戏,快捷键用得比老师还熟练。”另外,她还提出,当孩子们学会了利用现代科技来逃避功课、偷工减料时,教师们该如何应对?这种对于互联网时代的孩童的描述方式和问题提出的视角将老师自身的责任推卸得一干而净,同时也将过错归因于孩童自身与网络,而老师在这种话语中所扮演的角色则是医生与拯救者,学生则是有待拯救或治疗的病人。

不可否认,抄袭确实是一个德育问题,却并不表示抄作文的学生在道德上就是成问题的。在中国目前的教育语境里,大多数情况下,学生抄作文并不是一个道德问题——在深层次上,这是对强加于其上的专横的教师权力的一种消极的抵制形式;在浅层次上,无非就是趋利避害,逃避因欠作业而可能带来的各种惩罚。这些学生并非不知道抄作文“不对”,但对他们来说,“写作文太痛苦了”。

使作文对学生而言变成一种苦差事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意识或潜意识的层面上以拯救者或医生自拟的老师。就拿《未来的能源》及这篇新闻中提到的另外两个作文题目《人生如四季》与《关怀》来说,都显得太大太空,让人有“老虎吃天,无处下口”的感觉,而且离学生的生活太远。莫说学生,只怕连出题目的老师本人也未必能写得好。如果无话可说,无话可写,却又不得不写,怎么办呢?应对之法不外乎两个,即要么抄袭,要么说假话。这两种应对办法虽然是“不道德”的,却是老师所出的变态作文题目给逼出来的。在此意义上,老师无异于在“逼良为娼”。

笔者一向认为,在中小学阶段,阅读比写作更重要,而且写作是不能教的,只能靠学生自己慢慢地去悟,因为往往一教就会坏事。在这个年龄阶段,最重要的是培养儿童的想像力,让他们积累大量的表象知识,只有这样,他们长大以后才不会变成一个枯燥乏味、缺乏创造力的人,才会有发展后劲。让儿童大量的阅读是达到这一阶段性教育目标的有效手段。当然,要读他们所喜欢的、适合他们各自年龄段的心理特点与接受能力的书;而且,要取法乎上,在符合上述条件的书中挑选第一流的书作为读本。书——尤其是好书——读得多了,写作水平和鉴赏能力自然也就会随着提高,如果老师或成人不用自己错误的、不科学的理念去误导他们的话。

作文很难写吗?其实非常容易,非常简单,正是老师们和成人们将这个非常容易,非常简单的事变成了一个令学生们感到头痛的事了。作文的第一要决即是一个“诚”字,即要说真话。孔子曰,“辞达而已矣”,它的意思是,写作文只要把该说或想说的话说清楚就行了。凡是会说话,会写字的人,就具备了写文章的基本能力。古人作文,讲究“我手写我口”和“我手写我心”,也就是说,口里怎么讲,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虽然在表达方式或表达能力方面也有高下之分,但一般人还是能比较轻松地胜任的。可为什么那个平时语言表达很流利、跟同学们讲起笑话来“效果特别好”的女生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写不出来,总是觉得没什么好写的”呢?因为,一个人如果在某种外力的强制之下,自己想说的话不允许说,自己熟悉的事情不允许写,却被要求着说他或她不想说也不会说的话,写他或她自己不熟悉的事情,握在他或她手里的那支笔肯定将变得比千钧还要重,除了或抄袭或说假话或干脆不和老师玩这种作文游戏之外,只怕他们别无选择——这正是中国的中小学生们所面临的困境。

笔者最怕看到的是儿童作文的成人化,可常常看到的恰恰就是这种作文,而这种成人化口吻很浓的假大空的作文却又往往被老师们作为“范文”推荐给学生,这等于是在“诱良为娼”。甚至,象《山中访友》与《索溪峪的野》这种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文字垃圾居然也上了小学的语文教材。这一方面说明了国人——包括很多教育工作者——文字鉴赏能力及鉴赏趣味的低下和平庸,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目前中国的教育是一种“成人本位”的教育。

美国现任国务卿希拉里曾经写过一本书,名为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kid》——培养一个孩子需要一个村庄的努力,其实她说的是,培养一个孩子需要整个社会的努力。学生抄袭作文现象的大量存在虽然似乎只是一件小事,却折射出了我国当前的教育和社会所存在的大问题。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应该怎样去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我们真正地关心下一代的健康成长,而不是把他们当成达到某种或崇高或并不崇高的目标的工具,那么,我们的成人世界恐怕不能不对此进行认真而严肃的反思。

救救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5166)|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