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王局长你这是何苦来哉!  

2009-12-26 07:24:18|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163.com/08/1222/02/4TO0VK7J0001124J.html

http://news.sina.com.cn/s/2008-12-22/021516892406.shtml

 

20日,在陕西咸阳一个党校研究生班的考场,陕西乾县科技局局长王显亮大骂对其宣布考场纪律的监考人,称“这是啥考试,还弄得和真的一样,我掏钱买文凭,你有啥资格管我!”(1222日)

党校文凭到底为谁而设,到底有多少含金量,恐怕凡地球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藏在心里不说,或者至多在茶余饭后与朋友们闲聊时作为谈资提一提,大约没有人会象王局长一般,在严肃——至少是看似严肃——的考场上,当着监考老师和那么多考生的面,毫不留情或曰轻描淡写地捅破了那一层薄薄的纸。

王局长也真不愧为科技局的局长,深得科学之“求真”精神——毕竟是在科技局里混的,没吃过猪肉,至少也看过猪跑。一者,我堂堂局长,不过迟到几分钟罢了,想我平常日理万机,能亲自来参加这个劳什子考试,不让秘书或下属代劳已经很够意思了,你这个监考的偏偏不识趣,我才开始答题你就要我停下来听你唠叨什么狗屁考场纪律,搞得我多没面子呀;二者,我来党校学习,无非就是为了捞个硕士文凭,给自己增加一点政治资本。何况,我这文凭可没白拿,不管花的是公款还是私款,反正是花了大价钱的。说穿了,这就是一桩买卖,我是顾客,你们是卖主,“顾客就是上帝”,你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这买卖还要做不要做?你这个监考的也太不晓事,考场纪律已经给大家念了一次,装模作样地走了过场也就完事了,为何偏偏还要对我进行“单独辅导”,有这么对“上帝”的吗?不由得我不无名火起,对你说了些“很不入耳的话”又怎么着啦?你还和我较真呢,这回你总算碰到较真的老祖宗了。

不知那天王局长有没有喝过酒,笔者虽然欣赏他这种“实事求是”和“敢说真话”的个性,并打心眼里钦佩他是条汉子,却也不能不说,他在考场的表现“很不理智”。其一,你王局长是在客场作战,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你平常在局里再横,到了党校的考场上可得忍着点,一来你管不着人家,二来刀把可在人家的手里头攥着,自己的硕士文凭能否到手还得人家说了算;其二,就算你花了大价钱“买文凭”,也是你自愿的,人家可是正大光明地“卖文凭”,而且没求着你去买,你不买,愿意买的人可多着呢——这叫“卖方市场”,“话语权”掌握在卖主的手里,你凭什么因为自己出了几个臭钱就和他们叫板?其三,“枪打出头鸟”,这么简单的道理,局长大人会不知道。花钱买文凭是潜规则,做得说不得,尤其在那种场合,你这不是一巴掌把所有的人的脸都打了吗?对于《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人家会因为他年龄小、不懂事而一笑了之;可对局长大人你呀,人家都会骂你是“傻帽”一个。现在捅出了这么大的漏子,造成了这么大的负面影响,可能是你这个局长当腻了吧,你就等着挨处理吧!

常言道,忍一时风平浪静,王局长你这是何苦来哉!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