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著名”的批评家与“世界一流”的中国文学  

2009-12-29 07:47:09|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qq.com/a/20080227/000099.htm

227《武汉晚报》载,针对德国汉学家顾彬在2008221日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抛出的“中国没有散文”、“中国作家没有什么思想”等观点。近日,“著名”文化批评家何三坡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做出了让人“耳目一新”的回答。

恕笔者孤陋寡闻,在读到这则具有严重“自恋狂”倾向的新闻以前,还真不知道“著名”文化批评家何三坡为何许人也。不过,从他喜欢随意地往中国作家的头上扣 “杰出”帽子的习惯来看,“著名”也是可以理解的。

按照“著名”的文化批评家何三坡先生的说法,称中国当代文学为垃圾的顾彬就是一个“摸象的盲人”,其实这也未尝没有道理——西谚云,“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除了上帝本人,恐怕太阳底下的每一个人,包括自命不凡的何三坡先生,谁也难逃“摸象的盲人”之讥。据说当年强盗在阿里巴巴的门上作了一个特殊的标记,可没想到阿里巴巴却在每家每户的门上也打上了同样的标记——当何三坡先生为顾彬贴上“摸象的盲人”这一标签时,他没想到自己的额头上也贴有一个同样的标签。

当记者问及“造成顾彬盲人摸象的原因是什么”时,何三坡先生认为顾彬的“悲剧”与他看到的东西有关,理由是顾彬赖以为基的发言蓝本是陈平原与陈思和两位教授撰写的《中国文学史》,而这两本“内容陈腐、了无见地”,因此,如果这位顾彬真要了解中国文学,应该来向我何三坡——真正的“指路明灯”——索要名单。在这里,何三坡先生又祭起了“贴标签”这一他惯用的法宝,仅仅用“内容陈腐、了无见地”八个字就将陈平原与陈思和两位教授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十八层地狱。当然,与此同时,他也在这里不失时机地抬出了自己——天下英雄谁敌手?除了我何三坡,只怕再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为了还击顾彬“中国作家没有什么思想”的说法,何三坡先生抬出了我们的老祖宗,自豪地说“顾彬不明白,他们那些西方的思想在一个诞生了老子、墨子、庄周等的智慧国度显得多么荒谬与幼稚。”不知何三坡先生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人家顾彬说的可是当代的中国作家,并非所有时代的中国作家,何三坡先生却答非所问。即便如此,西方的思想在我们这个“诞生了老子、墨子、庄周等的智慧国度”也未必显得“荒谬与幼稚”。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曾在1949年出版的《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提出了“轴心时代”( 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的概念,他认为,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等人——尽管是“著名”的文化批评家,他国的哲人是否比我们“智慧国度”的哲人“荒谬与幼稚”,恐怕不能由何三坡先生一人说了算吧!不过,在何三坡先生眼里,连雅思贝尔斯本人也属于“荒谬与幼稚”之列,所以雅思贝尔斯说的话是作不得数的。

为了反驳顾彬中国当代作家视野狭隘”的说法,在给这一说法贴上“无稽之谈”的标签后,何三坡先生宣称“对西方作家与作品我们如数家珍”。或许,何三坡先生本人确实对西方作家与作品如数家珍,但不知什么时候他却代表起“我们”来了,至少笔者就不属这 “对西方作家与作品如数家珍”的“我们”之列——古人云,“知之为知之,不能为不知,是知也”,虽然笔者无知,尚不会无知甚至无耻到抵赖自己的无知的程度。何况,就算“对西方作家与作品如数家珍”,也并不等于视野就不狭隘了,如果何三坡先生将视野是否狭隘理解成是否“对西方作家与作品如数家珍”,这算不算“崇洋媚外”只有交给读者诸君去判断了。然而,笔者却可以肯定何三坡先生是绝对爱国的,因为他接下来谴责了西方人盲目自大,“不愿关注中国文学”,甚至“听力出了问题”,由于“任何人也没办法让一个聋子听智者讲笑话”,西方人看不到中国文学(严格地说,应该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伟大之处,自然“不是我们(中国人)的过错”。可是,尽管何三坡先生贴在西方人身上的“自大”、“ 聋子”之类的标签虽然证明了他拳拳的爱国之心与并非“崇洋媚外”,却让笔者老觉得喜欢说“儿子打老子”的阿Q的鬼影在他背后不停地晃动。

通过以上的铺垫,何三坡先生为自己的“话语权”争得了“权威”的地位——自然,从“权威”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也就是金科玉律,掷地有声了。于是,他大放厥词,说什么与中国文学相比,其他国家的文学“就是老鼠比大象,好像还有不小的距离”,因为 “中国文学自上世纪80年代复苏以来,产生了许多伟大的诗人与作家,为世界贡献了一大批不朽的杰作”,所以 “中国文学作品世界一流,让西方所有的作家望尘莫及,它们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西方现在需要做的是老老实实向一个伟大民族的创造力致敬,而不是装聋作哑,珠玉在前而不识,金声玉振而不应。” 接着他列举了一大堆西方人应该老老实实学习的中国“伟大的诗人与作家”的名单(曾经让西方人显得“荒谬与幼稚”的那些中国古代作家并不包括在内,说明他所说的伟大的中国文学仅仅只是指中国当代文学),还说什么“一个王小波就足够西方研究两百年了”。尽管何三坡先生为中国当代“制造”出了这么多“伟大的诗人与作家”,其功劳不可谓不巨,然而,不但西方人似乎并不觉得不关注中国(当代)文学是“他们巨大的精神损失”,甚至本国的网友们也并不买他的帐——温和点的称他为“井底之蛙”、“ 鸵鸟”或“自大狂”,激烈的干脆骂他是头“蠢驴”——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看来掌握着真理的少数人注定了是要终身把玩“独孤九剑”的。在此,笔者真替何三坡先生感到不平和悲哀呀!

在谈到中国作家面临的问题时,何三坡先生却说了半句让笔者认同的话,即中国作家的“好作品没有像样的评论家阐释”。中国当代作家有没有好作品且不论,“没有像样的评论家”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有到了中国的作家或批评家敢于承认自己的作品是“垃圾”,而不是象何三坡先生这样“著名”的文化批评家那样鼠目寸光,只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的那一天,或许中国真能创造出世界一流的文学出来,至于目前中国的当代文学是不是“世界一流”还是由网友们来回答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