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杀无赦”校长的霸气从何而来?  

2009-12-30 07:23:37|  分类: 教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qq.com/a/20080121/000671.htm

 

121重庆时报》载,因校务不公开等事情被老师举报,重庆江北区某聂姓校长在教职工大会上用“4个字,绝不手软,3个字,杀无赦……”这种极其霸道的语言公开对老师们进行“威胁” ,甚至还以 “吕后杀韩信不用刀” 自比。

当这位兼黑社会老大与“土皇帝”于一身的尊敬的校长大人在台上指手画脚,唾沫横飞,满脸煞气地向老师们耍威风时,在他因过分膨胀而扭曲的自我意识里,可能真把自己当成了头戴冲天冠,手握老师们的生杀大权的皇帝老子了——这时若有人将他向老师们实施“语言暴力”时的那副嘴脸给抓拍下来,一定会成为社会心理学家们研究“权威型人格”的绝妙活标本。

何谓“权威型人格”?简言之,这是一种典型的“官僚人格”,凡具有这种人格的人是奴才与暴君的奇妙的混和物——他们是权力和权威的绝对崇拜者和“铁杆粉丝”——对地位比自己低的人,他们是凶狠的“狼”,而对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却成了温顺的“羊”。这位校长大人后来的道歉证实了他的这种性格——在媒体与上级教育部门这两种权力的“双重压力”之下,曾经是暴君的校长变成了一只驯服的小绵羊:“我在去年10月底大会上有一些过激语言,希望老师们原谅我,原谅我们在工作中的失误……”天真的老师和读者们别以为他是在向他眼中的“羊”真诚地道歉,其实他只是在向他所崇拜的权力道歉——至于那些“羊”们,等着瞧吧,等风头过去之后,再慢慢地收拾你们,吕后杀韩信还用得着刀么?

这位可敬的校长大人的“权威型人格”是怎么产生的呢?他冲天的霸气到底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据西方学者研究,一切暴力都与权力的等级关系有关。本来,按照现代法制社会的理念,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来自于人民,政府的主要职责也是为作为纳税人的公民服务和负责。共产党的执政纲领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即所谓“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正是在此意义上,官才是人民的“公仆”,而且,任何官员作为公民与其他任何普通公民一样,在权利上是平等的。然而,中国现代社会是从拥有几千年历史的等级森严的帝国时代走过来的,虽然帝制早已被推翻,但由于文化的惯性,人们在帝国时代所形成的“国民劣根性”,如“权威型人格”却依然根深蒂固,不容易一下子从文化的遗传基因里被清除出去——制度一旦建立,就可以把人们锁入到很难摆脱的固定的思维方式中去。在这种社会文化语境的压力下,每一个人都既是暴君又是奴才,只有极少数具有大智慧大勇猛的人才能挣脱这种文化的“万有引力”,可他们自身却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他们对传统的反叛而受到严厉的惩罚。自然,与民主制相比,等级制是一种落后的、具有其内在劣势的社会政治制度,但由于其先于民主制而在中国社会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因此在中短期内这一优势是很难改变的——它不可能自动地退出历史舞台,只有在某种制约力量长期的连续冲击下,才会慢慢地被驱逐出去,从而使中国的社会发生“制度突变”。

这位校长的霸气便来自于他缺乏制约的权力。一方面由于教育行政部门在制度设计或制度执行上的不完善,导致对校长权力的制度制约的缺席;另一方面由于作为群众的教师受着“权威型人格”的影响,没有充分地认识到自身的权利,往往在意识或潜意识里以校长的专权为当然,或者虽心里不满,但迫于环境的压力或出于种种利害的考虑,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于是,所谓的教代会制度与校务公开制度便成了漂亮的摆设。在此意义上,教师们,甚至包括那些举报校长的教师们,都是“暴君校长”的同谋。正因为如此,校长的自我便急剧地膨胀,就象突破了正常细胞的“接触性抑制”作用而癌变的细胞一样,不但显露出了其令人恶心的一面,而且最后可能威胁到整个机体的生命安全。

就像癌症病人接受了放疗,现在这种校长膨胀的自我因受到舆论与上级权力的双重制约而暂时得到了抑制,但保不准哪一天他又会故态复萌,重新突破为他的权力而设定的界线。为了避免类似的“杀无赦”入侵并破坏人们的正常生活,我们一方面要通过周密的制度设计以构建一个有利于减少细胞癌变,并能及时发现和清除癌变细胞的制度环境;另一方面,却也要增强各个构成社会肌体的单个细胞的抗癌能力,恢复其正常的“接触性抑制”功能,因为“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只有在具有无限自我扩张倾向的权力受到有效制约的社会里,人们才能学会自尊和彼此尊重,才能学会爱人和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平等才会实现,而所谓 “以人为本” 的“和谐社会”也才会真正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