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神童”北大讲座之后  

2009-12-31 07:43:20|  分类: 教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sina.com.cn/s/2008-03-28/021215240604.shtml

 

328《北京晨报》载,一名叫窦蔻的13岁少年“神童” 于37日从河南洛阳出发,步行八百公里来到北京。

列位,你道窦神童为何进京?原来他是要在北大讲台上给哥哥姐姐们讲自己对于教育的看法。如果不是成年人“做人没有诚信”,北大的历史上岂不是又多了一番佳话——不知是讲教育的“神童”没有讲《论语》的保安有魅力,还是现今的“神童”太多了的缘故,总之,北大这次却并未为了表示其“兼容并包”而同意为神童开设讲座——这一决定实实地太令人遗憾了哟也么哥!

叹息之余,笔者不免遐想——神童北大讲座之后,他的人生道路到底会发生什么戏剧性的变化——按常理,我想,窦神童的讲座大约不外乎以下两种结果:

其一,神童确实名不虚传,“后生可畏”,在北大的讲台上谈笑风生,挥洒自如,将自己对教育得看法阐述得既深且透,让那些研究教育的专家与教授们刮目相看,甚至感到汗颜。若是如此,向以兼容并包”著称的北大学子与向来有着浓厚“神童情结”的中国民众大约不会吝惜他们的鲜花和掌声的罢,而媒体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一迎合大众心理替自己“挣眼球”的机会,少不得又要大唱其“神童颂”——自然,窦神童也就一举成名了。成名后的神童如果没有“被国外的三所大学邀请去读书”,免不了就会有许多活动与应酬——今天到这里报告,明天到那里讲演是中国名人的常态;其次便是出书,什么“神童成才的秘决”之类的书将会源源不断地推出来,而神童的父母也一定会写出一两本谈“怎样让您的孩子变成神童”之类的书来。如此,神童与他的父母恐怕就有点忙不过来了,于是也就少不得要为自己配上一两个助理或经济人。可媒体和社会公众的注意力不可能老吊在一个人的身上——他们需要新的刺激。何况,“生而知之”的人毕竟少,神童就算打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所知毕竟还是有限得很。由于神童成名后的时间都被各种社会活动或曰为社会做贡献给占了去,没有时间为自己的大脑“充电”,时间一长,神童就再也放不出什么“电”来了,甚至最后会变得“泯然众人矣”。于是,随着神童头上光环的逐渐消失,公众和媒体很快就会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因为健忘是二者的本性,而以追名逐利为本业的经济人也会因已无利可图离他们而去。这以后,神童的人生之路该怎么走呢?或许,走下神坛后的神童会因为看透了人生之无常,从此之后老老实实地做人,实实在在地做事,倒不失为一件美事。然而,若是神童由于习惯了鲜花和掌声的生活,接受不了目前这种“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残酷现实,会不会从此一蹶不振或产生某种心理问题则也很难说。

其二,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大名鼎鼎的金大侠在其武侠小说中也教导我们,乞丐、女人、小孩与出家人四种人不可轻视,但窦神童却有点名不符实,因此不在“不可轻视”之列。或者,他除了应试的经验特别丰富之外,对教育其实所知甚少或者一无所知,故对北大学子大谈特谈其应对考试的窍门或对教育问题大放厥词,惹得北大学子大倒其胃口——只是出于礼貌而才没有将他赶下讲台;或者,他虽然天纵其才,学富五车,可老天却给了他一张笨拙的嘴巴,肚子里的货色倒不出来,而失败的结果却是一样的。媒体自然会将他的失败大肆宣扬一番,而由于中国一向有成王败寇的传统,公众大约也不会宽容他的失败,至少一两句“不知天高地厚” 这类的话也是会有的罢——尽管神童也会因此可以过上一把当一两天 的“公众人物” 的瘾,但这对毕竟是个打击。好在不管怎样,这一幕闹剧很快就会闭幕,神童可能很快就会离开中国这块“伤心地”,在邀请他去读书的三所外国大学中选一所去“渡金”。或许,若干年后,已经长大成人的神童还会再次走上北大的讲坛,并捞回少年时丢失的面子也未可知——不过,那却是神童北大讲座之续集里的故事了。

世上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一件事往往可能有千万种可能的结果。在此,请读者诸君恕笔者的鲁钝,在撰写神童北大讲课的剧本时只想到了“捧杀”与“棒杀”这两种结果。然而,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神童毕竟没能走上北大的讲坛——这对他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恐怕只有命运女神才能回答。不过,仅仅只是因为考上了外国的大学而已,神童到底怎么会因此而生出到北大开讲座这种与他的年龄不相称的奇怪念头,并且大张旗鼓地不惜步行八百公里而将之付诸行动,倒是很值得我们的社会,尤其是那些研究社会学或教育学的专家们深思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