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6个处女”导演的喜剧  

2009-10-31 08:37:20|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批判和抗议“女体盛”而策划并表演“男体盛”,出于对女大学生被“妖魔化”的反击,而进行女生性调查,尤其是处女率的调查,表面上看,这两大社会事件都是对于不公正的传统性秩序的反叛与颠覆,若深究起来,则不能不说,这是对于传统性秩序的巩固与加强——那些策划者们由于自身思想上的局限,不自觉地做了传统性秩序的同谋。

孙悟空的金箍棒砸向变化成村妇与老太婆的白骨精,在地上留下了一具幻化而成的尸体,而真正的妖精却跳到了半空中在那里偷笑——这就是“男体盛”与“处女率”的策划者们共同的遭遇——他们一个盲目地反抗,一个无谓地辨诬,所遵循的正是不公正的传统的轨道和逻辑,这无疑是迷失了方向,找错了对象。

鲁迅在《华盖集·忽然想到》一文中说,“我们的市民被上海租界的英国巡捕击杀了,我们并不还击,却先来赶紧洗刷牺牲者的罪名。说道我们并非‘赤化’,因为没有受别国的煽动;说道我们并非‘暴徒’,因为都是空手,没有兵器的。我不解为什么中国人如果真使中国赤化,真在中国暴动,就得听英捕来处死刑?”而这些自以为是的“6个处女”用“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生大学期间的性行为率仅为11.5%”对此前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处女率15.86%”进行的“坚定回击”也犯了与那些同胞被杀却忙于“洗刷牺牲者的罪名”的市民们同样的错误——她们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处女,是与道德或伦理完全无干的事,而正是“处女”这一说法,是她们应该解构与抛弃的——可在她们的潜意识里,仍然以“处女”为荣,而认为“非处女”为可耻、不道德或有罪。正因为如此,她们的反击是脆弱无力的,与社会对于女大学生的“妖魔化”相比,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差别而已。

在谈到历史的时候,马克思常引用黑格尔的一句名言:“历史常常惊人地重演。”对这句名言,马克思又作了补充:“历史的重演,第一次是以悲剧的形式出现,第二次是以喜剧的形式出现。”类似的这种弱势群体对于强势群体的压迫的“脱离靶心”的反抗,在人类的历史上已上演了成千上万次,而“男体盛”与“处女率”的策划不过是对于模仿的模仿,充其量不过是一场增加人们茶后饭余的谈资的喜剧甚至闹剧罢了。

后现代主义思想家福柯说,“我们绝不能相信,对性说是就是对权力说不。相反,这样想的人落入了整个性机制的轨道。一个人如果希望通过对各种性机制的策略逆转,去反抗权力,去发展身体、快乐和知识及抵抗权力的可能性,他就必须使自己从这个性机制中解放出来。反击性机制的核心力量应当不是性的欲望,而是身体和快乐。”而对“处女率15.86%”的传言说不,同样是一种策略逆转。

故真正的性解放应该是“从性中解放”,而对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处女率15.86%”的有力回击也只能是解构与抛弃“处女”这一压迫性的概念,让人们的思想从“处女”中解放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