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最喜爱”不过是“被设置”  

2010-01-10 11:22:13|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sina.com.cn/c/2010-01-10/035819435338.shtml

 

由《扬子晚报》和《全国优秀作文选》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颁奖活动昨天在南京大学科技馆大礼堂举行,在孩子们的掌声中,余秋雨、肖复兴、赵丽宏、秦文君、黄蓓佳和梁晓声六位“大腕”作家一一上台领奖,随后他们与从各地赶来的学生代表及《扬子晚报》的小记者们进行了精彩的互动交流。因某些特殊原因无法现场领奖的史铁生、铁凝、曹文轩及韩寒则通过视频、题词等方式表达了获奖感受和对中小学生的勉励。(110日《扬子晚报》)

读到这则新闻,笔者除了感到沉重和悲哀外,同时又觉得恶心和滑稽——沉重和悲哀的是像余秋雨、韩寒这些根本不入流的文坛小混混居然受到了那么多人的追捧,甚至成了“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恶心和滑稽的是余大师那“穿越了时空”而来的矫揉造作、大言不惭的获奖感言。此外,其他获奖作家的作品,到底是否值得一看或是否适合中小学生阅读且不说,至少在儿童文学领域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成就,但他们却都成了“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天下之大,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么?

我不知道这个奖是怎么评出来的,到底是中小学生自己,还是成人们评选出来的。照理,谁是“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应该由中小学生自己说了算,而且其选择范围也不应该仅仅局限于中国,应该向全世界的当代作家开放。如果这次的“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是成人们选出来的,则无异于成人们将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强加在儿童的身上——与其他弱势群体一样,儿童又一次充当了“被……”的对象。退一步言,就算这些个作家是中小学生自己选出来的,恐怕儿童仍然难免还是“被……”的对象——他们的喜怒哀乐又一次被成人们决定了,因为,除了成人们提供给他们的那些缺乏营养价值的“垃圾儿童文学”之外,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用这些“垃圾文学”去医治自己的对文学的饥渴。

儿童需要文学,可在中国当代贫瘠、荒芜的儿童文学沙漠上,缺乏辨别力的儿童们只有在同样缺乏辨别力的大众媒体和成人们为他们设置的文学议题中去寻找绿洲;但遗憾的是,他们所找到的却是对他们有害无益的海市蜃楼——俄罗斯学者谢·卡拉·穆尔扎在《论意识操纵》一书谈论电视节目时所言:“人离不开信息,于是不得不睁着眼睛看。在信息贫乏,电视提供的那份信息口粮很有限的情况下,电视政策就成了人所共知的刑讯变种,先让被扣押者吃咸鲱鱼,然后再给他一碗带尿的水。不喜欢,就别喝”——说得不客气一点,中国当代文学界带给儿童的不过就是“一碗带尿的水”罢了。在这种儿童文学的荒漠里,儿童们除了喝那“一碗带尿的水”,并将之当作“玉液琼浆”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我一向认为,中国当代基本上就没有儿童文学——中国所谓的儿童文学不但说教性太强,而且在对儿童心理的把握上,远远不及西方的儿童文学。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为自己的儿子选择读物的时候,没有一本中国当代作家写的东西能入我的法眼,包括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界最负盛名的郑渊洁的书,我也不买给他看。周作人《儿童的书》在里说,“大抵在儿童文学上有两种方向不同的错误:一是太教育的,即偏于教训;一是太艺术的,即偏于玄美:教育家多属于前者,诗人多属于后者。其实两者都不对,因为他们不承认儿童的世界。”对于什么样的文艺才是真正的儿童文艺,周作人认为,应该是以儿童为本位的文艺。这种文艺有“顺应满足儿童之本能的兴趣与趣味”、培养并指导那些趣味”和“唤起以前没有的新的兴趣与趣味”三种作用,就其形式而言,往往单纯、明了、匀称;就其思想而言,则真实、普遍。对照周作人对儿童文学的精辟论述,中国当代作家中还真找不出一部像样的儿童文学作品。

不可否认,这次评选出来的“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在商业上也许是很成功的“大腕”,却并不等于他们在文学上也很成功,更不等于他们在儿童文学上很成功——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只要把他们的作品放到世界文坛上和别人的比一比就一目了然了。

作为中国人之一分子,我当然也渴望本国的作家们能写出一流的儿童文学作品来,但只要我们的媒体和成人世界仍然良莠不辨,并且不尊重儿童的心理,对他们的精神需求视而不见,甚至将他们当成了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就很难期望一流儿童文学作品的出现——在杂草丛生的大地上,即使播下优良的种子,往往也不容易成活,因为,杂草剥夺了它们的营养。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