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令我的爱情流产的欲望城市  

2010-01-24 09:29:0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芸和我是医科大学的同学,又是老乡,大三的时候她成了我的女友。我们都是很要强的人,总是幻想着将来要做点大事情,惺惺惜惺惺,我们走到一起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毕业后,我们分配到了故乡的小县城。她在县人民医院,而我在防疫站。在外人看来,我们的单位都很不错,可我们却感到在这座小县城里难以发挥自己的才干,一心想到外面去闯闯。并且,我们发誓,事业不成功绝不结婚。于是,一年后,我们双双停薪留职,来到了深圳。

为了省钱,我们分别借住在两个朋友的家里——打地铺。一大早,我们便出去找工作,要到晚上两才碰头,互相交流这一天的经历。我们虽然学的是医,却都不想找医生的工作,一来医生这个职业比较稳定,就业范围窄,招的人也少,而且很多医院要求有博士学历;二来我们志不在此,她想进企业当高级白领,而我,却想进报社或编辑部,从事文字生涯。

深圳这城市可真是拥挤,到处贴满了招聘启示。几乎每一个工作都有一长串的人去争,去抢。一般而言,招聘人员特别注重的就是两样东西:文凭与经验。对于我们这种初出茅庐,而且又想跨专业找工作的“楞头青”来说,这两样东西我们显然都不具备。上车。下车。坐车。等车。红灯停,绿灯过。进人才市场。递个人简历。等消息。天天就这样在深圳的钢筋水泥的森林忙碌、穿梭,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我们虽然已经筋疲力尽,却仍然一无所获。有一次,为了去应聘,由于电梯坏了,我曾一口气爬了四十五层楼。而她,倒是碰上了不少“机遇”,却都被她拒绝了,因为由于她人长得漂亮,很多老板要求她做秘书,有些老板说得很露骨,如某老板说,“不但要在工作上配合,而且要在生活上配合。”“去他妈的生活上配合!”我们晚上碰头的时候破口大骂,然后,找了一家小餐馆吃了饭。那晚,我们没有回朋友家,在外面开了个房,我们到深圳之后的第一次如此地“奢侈”。

两个月过去了,我们带过来的钱差不多用光了,工作却仍然遥遥无期,而朋友待我们也不像以前那样热情了,并且在言语中不时地暗示我们自己去找房子。每天晚上碰头,我们也不再像以前似地交流当天的经历,只是两个人相对枯坐。有一天,我把憋在心里很久的一句话说了出来:“芸,这里不适合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结了婚,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芸没有吱声。过了半天,她突然对我说:“我一定要在这混出个样儿来,就这么回去不惹人笑话?你当年的豪气都跑哪去了?要回去你一个人回去好了!”我无语。

第二天晚上,芸没有回来,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在找寻她一个多月,而工作仍然没着落的时候,终于回到了家乡。几年来,我一直在打听她的下落。前几天,听深圳一个朋友说,她做了一个老板的情妇,现在已打理了一家不小的公司。

一直悬在我心上的那块石头终于沉重地落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