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诗人”王兆山列传  

2010-01-04 07:38: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2008.163.com/08/0612/14/4E8AM7VJ00742K6N.html

http://book.qq.com/zt/2008/jd/

 

山东王兆山者,不知何人之后也。或曰,以其诗作之渊源观之,当为“三家村”著名诗人“张打油”之苗裔。遥想当年,“张打油”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带着自家豢养多年的一黄一白两只土狗出去散步,有感于国家人才凋零,万马齐喑之现状,忽然诗兴大发,咄咄书空,吟出了其以孤篇而横绝千古的诗作:“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自此诗问世,历代模仿者不计其数。然而,所谓“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迄今为止,仍未有“打油派”诗人能凌驾于其老祖宗之上者。惜乎“张打油”平时作诗虽多,而硕果仅存者却仅此一首,于我天朝帝国之文学史与文化史,不能不说乃一极大之遗憾呀!

孔子曰:五百年必有圣人出。话说自“打油诗派”的开创者“张打油”殁后,虽粉丝与门徒众多,但具超人之悟性与天赋如“张打油”者却几近乎零。毕竟,诗歌是一门艺术,百分之一的天赋往往远胜于百分之九十九之汗水。既如此,“打油派”的衰落和边缘化也就成了必然,就像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这一“必然”一下子就五百年过去了——直止2008年“做鬼诗人”王兆山横空出世。

有网友问:彼姓张,此姓王,苗裔之说何来?据“百度派”学者考证,“张打油”祖籍山东曲埠,乃圣人故里。孔圣人曾经说过,“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作为圣人的同乡与铁杆粉丝,“张打油”自然也“畏圣人之言”。然而,作为“打油派”的开创者,他对圣人之言却深深地感到忧虑。列位看官,你道这忧虑是从何而来?原来,圣人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创始人呀!不是“始作俑者”是什么?孟圣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将自己的基因流传下去,于是,他下令,凡他之子孙,以后一律改为“王”姓,一来以规避圣人的金口玉言,二来暗喻“诗人之王”的意思,希望其后代能将家学渊源发扬光大。

“张打油”本为富贵闲人,但俗云,“富不过三代”,何况已过了将近五百年呢?因此,到王兆山出生的时候,王家已经败落了,这位五百年后将继承其先祖衣钵的大诗人从小就在“三家村”放牛为生——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这是天命所归。列位不妨想想,“张打油”溜狗,“王幸福”放牛,冥冥之中难道没有什么关联?自古以来,中国的诗歌与其说与“狗”有缘,倒不如说更与“牛”有缘。君不闻,“借问酒家何处是?牧童遥指杏花村”、“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诸诗多有诗意呀!如果牧童牧的是“狗”或骑的是“黄狗”,那么,呈现给大家的又将是多么滑稽的场景呀!因此,在“牛”与“三家村”冬烘先生的共同熏陶下,放牛娃王兆山的诗才长得就像敕勒川止的草一样子快,不几年就混上了山东省作协的副主席,其地位远胜于其先祖 “张打油”——沉寂了五百年的“打油派”总算后继有人了呀!

然而,虽然做了省作协的副主席,风光归风光,王兆山仍然还是籍籍无名——若不是四川汶川发生了五百年难得一遇的地震,他可能永远也无法与“张打油”一样名垂千古。老子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为了成就一个人的英名,居然不惜牺牲数万人的身家性命——这个天实在是太残忍了呀!

话说当日,王兆山正高坐在省作协副主席的宝座上,一边盯着宽大的液晶屏幕,一边踌躇满志地从云端俯瞰芸芸众生。忽然,屏幕传来了汶川地震的消息,数万同胞丧生于废墟之下。共和国的总理和主席都先后亲临现场,指挥救灾,全国十三亿人都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为死难的同胞默哀三分钟。享受着省作协副主席的幸福生活的王兆山不禁大为感慨:“想我王兆山乃放牛娃出生,幸有‘党疼国爱’,这些年来吃香的,喝辣的,还谋了个‘作家’的头衔,可以说得上要名有名,要利有利,真是幸福呀!若是在旧社会,我这个放牛娃能有什么出息。同样,在旧社会,老百姓不过是‘蚩蚩小民’,就像没妈的孩子,蚁命一条又算得了什么——即使遭了天大的灾,皇帝老儿照样只是坐在金銮殿上动动嘴巴子,至多不过拨些钱粮下去救灾就已经够‘皇恩浩荡’了。对比一下我们这些新时代的死难同胞和他们的家属,虽然人是死了,但上至主席总理,下至十三亿平民百姓,哪一个不是对他们的不幸感同身受,众志成城地与他们一起共渡难关。正如文化大师余秋雨所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真可谓死得其所呀——纵然在地下做了鬼,也算得上是幸福呀!”于是,因生活在这个新时代而受宠若惊幸福无比的王副主席象他的祖先“张打油”一样诗兴勃发,大笔一挥,假托一地震遇难者鬼魂的名义,填词两首,其一为《江城子》,其词曰: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该词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王副主席从此便获得了“王幸福”的称号,可以与其祖先“张打油”并驾齐驱矣!异史氏曰:幸哉!幸哉!继“张打油”衣钵者,“王幸福”也;然“王幸福”“幸福”了以后,不知继其衣钵者又当是何人也?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