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少搞点运动,多办点实事  

2010-03-15 06:51:20|  分类: 时政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全国上下轰轰烈烈地搞了一个“三个代表”的活动,到底有多大的实效,是很值得怀疑的。笔者没有参与其事,但据一位参加了这次活动的乡干部说,无非就是做做形式。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我们县是提出了每组人员十天内至少得使一户农民脱贫致富的要求,愿望当然是好的,但正如那位乡干部所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致富,还要教人致富,无异于是“天方夜谭”,到头来只是虚耗了国家的钱财。

去年的“三讲教育”活动,笔者是参加了的。笔者只是一个小医生,以前从未搞过诸如此类的活动,但上面既然如此安排,也只好硬了头皮上。我们一组共六人,我们单位两个人,保险公司两个人,纪检会两个人,由纪检会的谢主任带队。我们每天上午八点到九点出发,是坐从各单位征调的专车,如果是包车的话,每天得一百六十元。一般十到十一点,才能赶到目的地。下面的乡镇府对这种事是并不怎么重视的,他们也知道无非是走走过场,因此,我们到了以后,也无非是招集乡干部开一个会,传达上面的精神,然后便是贴贴标语。上面要我们宣讲入户,说实话,对于要讲的内容,我们自己也不甚了了,而且,那时正是农忙时节,你到农民的家里去,往往是找不着人的。我们的工作于是就只有检查乡干部贴了标语没有,或由乡干部陪着打打牌,下下棋,聊聊闲天,吃饭的问题也是由乡里负担的,日子过得确实也够惬意的。可扪心自问,到底为老百姓做了什么事,则恐怕只有天知道。说得直截一点,大约只是又给老百姓增添了一重负担而已。据了解,农民们对我们的工作也是很冷淡,并没什么兴趣的。

笔者略略估算了一下我们那一个月的开支:每人每天补贴五元,中餐算五元(由乡里负担的);车费若按市场价算,则六人每天共一百六十元。一个月下来,我们一组六人一共得用去国家六千六百元。这还不包括我们的工资。全县共分一百多组(不包括乡干部),则一个月得花费七八十万人民币。这不包括国家间接的损失:像笔者是医生,这一月来没看一个病人;另外两位仁兄是保险公司职员,恐怕也没签到一个单。大量的人离开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去从事自己并不熟悉的工作,这对社会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巨大的损失的。如果把这一笔钱用在解决农民的切实问题上,实实在在地为农民解决一点问题,譬如兴办乡镇企业,科技兴农,提高农民的文化素质等等,则不知又多为国家创造多少的社会财富。

如此说来,“三个代表”或“三讲教育”之类的活动就不用搞了么?非也。不但要搞,而且要日日搞,月月搞,年年搞,但不是只走走过场,运动一来,响应号召,运动一过,便杳无音信;而是要落到实处,落实到我们的日常工作中去,不是喊一通口号便完事。

或许事情并不如我所说的这般严重,不能以一县之偏而概全国各地;但却也不妨在这里写下笔者的一管之见,以供有识之士探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