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自甘寂寞潜学海,不甘寂寞登书山  

2010-03-20 09:38:4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讯  6月15,华师文学院2201教室,退休已久的陈竹先生应文学院之邀就其与曾祖荫先生合著的《中国古代艺术范畴体系》一书做了一场精彩的学术报告。

由于所讲的主题比较抽象,来听讲座的人不如往常的多,且有几个学生中途离去。可见,写这个题目实在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如果没有清醒而执著的学术判断力,没有相当的定力,在当下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恐怕不容易静下心来啃这块硬骨头。

最初萌生写这本书的念头是在马克思逝世的100周年,陈竹先生在昆明参加了马列文论的全国讨论会。与会人员提出了“马克思主义文艺体系”这一概念。然而,对于马克思的文艺思想到底有没有体系,陈先生是颇为怀疑的,于是想,既然凭着数量不多的讨论文艺的书信可以说马克思的文艺思想有体系,为什么有人竟怀疑绵延数千年之久的中国古典美学却缺乏其内在的严密的逻辑体系呢?陈先生认为,从先秦至明清,中国古典美学的基本范畴从未间断过。可却从来没有人扎扎实实地做过中国古典美学的基本范畴的建构与扒梳的工作,盖此事实在太难,非有才胆识力且坐得住冷板凳的人不敢为也。但陈竹与曾祖荫两位先生决定去做这件事,他们觉得在其位须谋其事,为弘扬中国的本民族文化办点实事,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1992年立项到2002年完成,这本书的写作花费了两位老人十年的功夫。台上一分钟,台下数年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书是凝结了两位老人毕生的心血。其间的苦辛,非个中人恐怕不易体会得到。有人说过,美德的最好的报酬便是它自身,对于二位先生而言,这本著作的问世过程或许就是他们最好的报酬罢。

  评论这张
 
阅读(7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