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宕子,敢于向权力说真话的愤青  

2010-03-26 08:28:33|  分类: 时政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dahe.cn/xwzx/txsy/sxfb/t20090514_1553864.htm

      风筝:您好,我是愤青网的站长,近期准备在网站做一个“愤青访谈”的栏目,主要内容就是讲述一下您对愤青的理解,还有对一些时事的看法之类的,访谈方式用QQ聊天就可以,不知您是否方便接受一下采访呢?

  宕子:呵呵,好的.

  风筝:作为中国愤青网的特约评论员,相信大家已经对您很了解了,就不用做过多的介绍,您可以先谈一下您对愤青的理解吗?

  宕子:愤青,按我的理解,是哪些对社会不满,并形之于言表的人。

  风筝:网络上对愤青的争论很多,且网易论坛开办有反愤青中心的版面,而且很多人都在骂愤青,但是好像都集中在愤青的谩骂上,您可以谈一下您是如何看待反愤青的吗?

  宕子:在中国,愤青被人当成了一个贬义词,因这大多数人对社会现状抱着悲观的思想,默认并接受了现状,那些敢于将对现状的不满表露出来的人,等于是他们的镜子,让他们照见了过去的自己,这令他们非常不愉快,于是起而攻击愤青。

  宕子:其实,那些骂愤青的人,自己也是愤青。

  风筝:按您的意思来说,愤青是和大多数人对立的形象了?

  宕子:这种对立只是表面的。

  风筝:嗯,其实这所谓的“大多数”自己在心里也不甘于接受现状,只是被动接受罢了。

  宕子:愤青也自己致命的弱点,愤青之为愤青,就在于他们仅止于愤。

  风筝:仅止于“愤”,就是说,仅仅是在愤怒,对吗?

  宕子:他们大多数人对于社会的种种不公平,不公正,也几乎是毫无办法,拿不出什么可行的,建设性的意见。

  风筝:事实上,大多数人也都是“毫无办法”的,不是吗?

  宕子:就算能拿出来,但愤青们由于大多是社会弱势群体,根本无法将那些建议付诸实现,但大多数人能保持沉默,自己做不到的事,干脆不说。

  风筝:嗯,所以现在愤青要做的,其实不仅仅是“愤”,而是如何将这种“愤怒”转化为动力。

  宕子:愤青的另一面,或者说潜在的一面,即为西方所说的“公共知识分子” 那是愤青中的精英。

  风筝:哦?李兄可以给解释一下“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词吗?我好像是第一次听说。

  宕子:他们不但对现实不满,而且对于社会有深切的研究。另外,他们有一个最重要的品质,即“敢于向权力说真话”

  风筝:嗯,相对于只会谩骂的愤青来说,这类愤青应该是愤青中的精英。

  宕子:是的,大多数愤青仅止于愤,愤极而至于骂,只不过是借此发泄一番罢了,但“公共知识分子”虽然也愤,即不满现状,但决不会走向非理性的愤,他们相当冷静,能找到社会不公正的根源,并从根源上提出社会改良的建议,给人以启迪、启蒙和力量。

  风筝:您的意思是,大多数愤青,虽然愤怒,但是愤怒止于谩骂,发泄过去就没事了。

  宕子:基本上是这样,愤青这个群体参差不齐,鱼龙混杂,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但这一群体中也蕴藏着社会变革的力量,不无可取之处,因为对现实的不满是社会改良的起点。

  风筝:的确是这样,因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说自己是愤青,但是作为中国愤青网的站长,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极度讨厌谩骂,呵,或许我这个站长做的不够格吧。

  宕子:呵呵,愤青中的精英分子应该引导广大的愤青走向理性改良之路。

  风筝:这大概也是我的建站初衷吧,虽然这个目标很远,但是我一直在努力。

  风筝:李兄可以谈谈您对当前中国的看法吗?

  宕子:我不喜欢社会革命,也不主张社会革命,因为革命只会引起社会动荡,对于中国社会的进步没有任何好处,而且,革命的成果往往是不稳定的,暂时的,革命过后,往往一切照旧。

  风筝:嗯,最终受苦的还是广大的普通百姓。

  宕子:中国的社会进步,只能走渐变之路,目前最主要的还是要继承“五.四”的传统,继续进行“五.四”因战争原因没有完成的文化启蒙和思想启蒙工作。

  风筝:李兄您可以谈一下中国当前的腐败问题吗?中央高层现在对腐败的问题应该下的力度很大,但是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可以谈一下您的看法吗?

  宕子:呵呵,象目前这样反腐,是不会有什么作用的。腐败是目前中国的政治体制的结构性组成部分,用制度经济学的观点来看,在这种体制中腐败的成本小,回报高。

  风筝:在您看来,贪官之所以会“贪”,自己的贪欲是一部分,还有更重要的部分就是制度原因,是吗?

  宕子:呵呵,制度和人存在着互动的关系,因为制度是人与人之间博弈的规则,道德败坏的原因我认为不是因为人的劣根性,往往在对制度的分析上可以找到答案。说真的,在中国目前的制度环境里,如果让我当官,可能也是一个贪官,因为我不能担保自己有那么强的抗拒诱惑的定力,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圣人,更不是不食人意烟火的仙人。

  风筝:嗯,现在我们痛恨贪官,而当自己到了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可能也会去贪污、也会去受贿,甚至有过之,其根本原因在于当前的体制不健全。

  宕子:是的,有本书叫《腐败与政府》,也是从制度的层面上来分析腐败的,它所建议的反腐措施,也是从制度重构的层面上入手的。

  风筝:但是在当前的中国,体制重构几乎不可能,或者说很难,那么就是说,腐败问题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不可能消除的了。

  宕子:目前的情况是,广大公众处于无权的地位,与政府进行谈判的能力太弱,所以很难构成对政府权力的有效制约,这是腐败屡禁不止的最大的原因,是故,要想有效地反腐败,首先老百姓得有权,即欲实现民生,首先得有民权。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民众与政府之间的权力分配格局,因为所有的权力都可以归结为两种最基本的权力,一是生命权,一是话语权。

  风筝:但是也会有所改观了,杭州已经发文要求实名,大家都在网上实名,还有人敢说实话吗?

  宕子:其实实名与否并非最重要的,问题是由于政府对言论的严密控制,实名的风险相当大。

  风筝:经过跨省追捕,以后恐怕公众在互联网上的话语权也不能保证了。

  宕子:如果公民不会因言获罪,是否实名倒并不是最关键的。

  宕子:是呀,但总的来说,普通老百姓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其成本已大大降低了,如最近轰动全国的罗彩霞事件,之所以能曝光,就是得益于网络的力量,某些地方官员是以对生命权的垄断,来垄断和控制话语权,而老百姓则是以对话语权的争夺,来保护自己的生命权,人民是一个“虚拟的共同体”,我们国家需要的是一个公民的政府,对于政府,公民有权进行严密的监控。

  风筝:嗯,李兄今天就到这吧,打扰您这么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