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阳台上的花  

2010-04-10 08:46: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楼的阳台上列着一队儿花,囚在大大小小的盆子里的花。阳台正对着十里外的滚滚红尘,那是闹市区,白天车扰扰人挤挤;一到晚上,街上的霓虹灯则把半个天都映成了桃色的。

这个城市再也不会有清新而又纯净的阳光了。纯洁的阳光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就变得浑浊而暧昧了。尽管在这个城市里几乎看不见一个烟囱,可是人车腾起的尘埃使阳光灰蒙蒙的患上了不治之症。不,这是个向上的城市,忙碌的城市,没有工夫忧郁。“紫陌红尘拂面来”,你到大街上转上一圈儿回来,两个鼻孔肯定是黑黑的。行人匆匆,车辆忙忙,如上紧了发条的钟表。这是个忙碌的城市。

我经过一道铁的防盗门和一道大门,脱鞋,进得主人的房间,一眼便看见了那个阳台,通往阳台的门是开着的。阳台的上方,被子主人用黑色的铁栏杆罩了起来,将仅能看到的那一块银灰的天割成一条一条地,晾在阳台上。那一队儿花便排在栏杆的下面。我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古希腊的安泰,被赫拉克勒斯的双手高高举起,离开了大地母亲。它们被囚在花盆里,搬到了这六楼上,靠着主人施舍的那一点可怜的养分过活,它们大约是花中的囚徒罢。这些花的枝条一律向栏杆外倾斜,有些枝条挣出栏杆,如手把铁窗的囚徒眼中飞出的欲望。阳台正对着十里外的红尘,不知它们正欲望着那滚滚红尘还是欲望着红尘之上的那一角天以及自那一角天上泄下来的患病的阳光,抑或是伊甸园一般遥远的事物。我不知道,我不是花。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花。自从我来到这个即将变成国际性的大都市的城市之后,我时常想念着故乡的那个在慵懒的阳光下做着闲闲的梦的小镇。亲切的乡音。慈祥的亲人。知心的朋友。健康的阳光。他们是否也在想念着我在千里之外都市之外栏杆之外。我一直以为自己挺先进挺现代,现在才发觉在唐诗宋词里浸泡了三四年之久且沐浴了故乡慵懒的阳光十几载的我原来挺落伍挺传统是一种不适宜移植都市的生物。我的血管里流淌着故乡健康的阳光和已渐渐被现代人遗忘的上几个世纪的诗成为现代人的古董的诗。

但我必须在这不属于我的环境中呆下去为了我多年来做着的一个文学梦。

女主人今天生日,儿子不在身边,放电视机组合式音箱的古色古香的柜子中央正安睡着英年早逝的丈夫的遗相。他是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的,一个人囚在六楼的套间怪冷清怪寂寞的,便请我们来做客。

我们都是老乡。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