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最可怕的并非肉体的“骷髅死”  

2010-04-14 13:15:07|  分类: 时政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163.com/10/0414/01/646OMA6U00014AEE.html

 

河北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一名叫董雄波的学员,因患病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疗,而且被要求从事体力劳动,导致健康极度受损,于49日在保外就医时死亡,年仅37岁。身高1.80米的董雄波死时体重仅35公斤。全身皮包骨头,就像一具骷髅一样。(414日《潇湘晨报》)

从“躲猫猫”、“做噩梦”、“喝开水”、“发狂死”、“洗脸死”到这次的“骷髅死”,国人在肉体上千奇百怪的死法近年来真是多了去了,已经引不起我任何愤怒或评论的兴趣了——或许,和大家一样,我的心已经硬化了,麻木了罢。

古人云,“哀莫大于心死”,但心的死亡却很少有人关心或在意。每每出现因暴力、罪恶或社会不公引发的肉体死亡,总是会在国人之中惹来一片愤怒、谴责、谩骂和诅咒,这或许是国人的心尚未死透的缘故罢。然而,仅止于愤怒、谴责、谩骂和诅咒而已,就像在死寂的潭面投入了一块石子,漾出了一点美丽的漪涟,很快又归于沉寂——似乎国人的心确实已经死了。死亡依旧,愤怒、谴责、谩骂和诅咒依旧,只是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又平添了不少谈资。

肉体的死总是千奇百怪,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死法。可是在国人,心死却永远只有一种,即“骷髅死”。那些因各种原因——如失恋——而陷入绝望的人们,在某种极端情绪的支配下,也许会选择自杀,然而,这恰恰却是他们的心没有死的明证。心死的人没有爱,也没有恨,当然也不知道殉情为何物,绝对也不为因情而自杀或杀人的。

陶潜归去来辞》曰,“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这小子的心还会“惆怅”,还会“独悲”,说明他的心并未完全为形所役。心死的原因和前兆并非别的,正是“心为形役”。心死的人都是爱惜肉体的生命的,而且不仅仅如此,他们的心更是肉体的奴隶——为了肉体的生存,他们的心往往没有一刻得闲的时候。像我们中国人,身上压着住房、教育、医疗“三座大山”,大多数人为了肉体的生存,只有整天奔忙才能苟延残喘——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奔忙与其说是肉体的,倒不如说是心的。因为,对于那些没有多少心机的,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如农民和工人——来说,肉体上再累,往往也只是刚好能糊口。可见,仅仅只是凭肉体的劳累,是很难肩得住“三座大山”的重压的。

可仅仅只是心的劳累,只要得到一定的休息和合理营养的补充,倒也并不一定导致心死的后果。然而,没有——至少对大多数国人来说,他们的心的劳累不但绵绵无尽期,得不到任何休息,而且也得不到任何有益于心之健康的养料。国人的心不但要忙于物质的争夺以确保肉体的生存,而且要无休无止地忙于证明形形色色的神圣事物的合法性,并不间断地举行各种各样的祭神仪式,以向那些自称具有神性的东西确证自己的顺从和效忠——而保持心灵的生命和活力所需要的最基本的养料,即闲暇、思想和自由,却要么因肉体的生存需要被剥夺,要么被神圣事物列入社会禁忌的范畴。于是,大多数国人也如这位叫董雄波的劳教所里的学员一样,在某个无以名之的无边无际的“心的劳教所”里因过度劳累,营养缺乏而瘦得像皮包骨一样,如此这般,最后的等待国人之心的命运当然也就是——“骷髅死”。

大多数国人的心已死了,或正处于将死未死的边缘,然而,甚至连愤怒、谴责、谩骂和诅咒都没有——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在意,因为心已死或将死之人往往并不自知其心之已死或将死,旁人也就更无从得知。于是,天地之间只有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