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种花  

2010-04-14 06:45: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乡下来到县城,在舅父家的阳台上见着几盆地雷花和秋海棠,很是喜欢,便萌生了种花的念头。

花种来之不易。我最先种上的是菊花,这是花中的隐士。那时我才不懂这些呢,管他隐士不隐士的——我是从别人那把他“取”来的。连根带土挖了来,移栽在一个盛满土的竹筐里。这以后,天天浇水、施肥。那菊花竟扎下了根,长得蓬蓬勃勃的。

姐说她同学那有“海南岛菊花”来着,很美,可以跟我要一株来。第二天,她果然带回了一茎蒿草般的东西。“那是菊花?”我问。因为她手里拿的和我见过的菊花毫无相似之处。“是菊花。”姐说“海南岛菊花。”好吧,让我给它培上土,给我的菊花做个伴儿。

我的花儿又多了几种,有兰草、仙人球、太阳花。那太阳花开的花儿挺小,金黄色的,不过它生命力却很强。你把它扔在墙角或放在墙头,盖点土,不用几天它便发出了蓬蓬勃勃的一丛。甚至它还能在的砖缝间扎根。

我种的花儿感染了我的小伙伴冬伢子,他于是也想种花。他告诉我,卫校有芍药花,他们是拿来做药的,不如去“取”它两株来。后来我们果然去了,每人挖了一株回来。过不久,我们又搞到了一株小树——冬伢子说那是牡丹花,我那时就把它当牡丹花,种在我的花盆里。那牡丹还是光秃秃的,一片叶子都没有。也不知为了什么事儿,我与东伢子吵了架,便谁也不理谁。他趁我不在把那株牡丹移到了他家门前,一个小土山脚下的一块地里。我发现后,便又移了过来。如此往返几次,牡丹的根渐渐地失去了活力,上面的枝干也焦了,她死了,死于我们幼小的心灵因爱而产生的占有欲。

这已是九月,我那普通的白菊花与弱不禁风的海南岛菊花开了,黄的白的花,夹在那绿叶间的还有一粒粒待放的花蕾,在秋日的阳光下灿烂地笑着。阳光将她们的影子描在地上,随风摇曳着。虽是“蕊寒香冷蝶难来”,可是有暖阳,有和风,也就够了。但好景不长,一天早晨,我发现两棵菊花的叶子起了一个个的小洞,给虫蛀的。我很着急,却也不知道治虫的办法,没几天,她们的叶子就差不多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和脉了,最后,这两株情窦初开的菊花也夭折了。我所有的花儿只剩兰草和太阳花了——仙人球因浇水过多,烂了;芍药也遭到了与菊花姐妹同样的命运。

寒霜相逼,兰草枯了,太阳花黄了,我的花儿——曾经青春过的花儿,至此已全军覆灭。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