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蝴蝶谷续集  

2010-05-13 05:43: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蝴蝶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纸张进口大国——尽管本国纸张的产量不算少,居世界第二位,可仍是供不应求,笔者有一位远房亲戚在蝴国做纸张生意,才不到一年,竟然净赚了几十万。原来的穷瘪三——他做生意的钱还是在我这儿借的——摇身一变成了阔佬,过年的时候他开了一台桑塔纳回来,到笔者家里连本带息把钱给还了。我本来是不要他的利息的,但是他硬是塞给了我一万元的息,连本共两万元。当初他太穷了,四处借钱,想做生意,但这年头,谁肯帮他。最后我借了一万元给他,因此他对我自是感激不尽。笔者见盛情难却,只好收下了,当晚,他便住在我家里。

那天夜晚,在饭桌上,他跟我谈起蝴蝶国的事情来。“你一走进蝴蝶国,便处处可以闻到纸的气息。”他了一口酒,接着说,“我初到蝴蝶国的时候,正碰上那场大火,那场整整烧了了半年才扑灭的世界闻名的大火。听说项羽烧阿房宫的时候,那火足足烧了三个月才熄灭。可是比起这场火,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当然,我没有见过火烧阿房宫,也不可能见到。但我确实亲眼目睹了这场连续了半年之久了大火的呀。”听他这么说,可把我急的,我几乎要骂他是“博士买驴”了,尽在这吊我的胃口,说了大半天,还弄不明白那半年的功夫到底是在烧什么。可看在那一万元利息的份上,笔者也不好太那个。他使劲地又了一大口酒,把头往前伸了伸,冲着我神秘地说:“你猜这烧的是什么?”不待我回答,他便又接上了话:“哈哈,是纸,是档案馆,世界上最大的档案馆。他们搞那么多的档案,真他妈不知用来干什么的。”说着他将一大块猪腿送进了嘴里。待他活动了一会儿咀嚼肌后,又了一口酒:“其实呀,烧了倒干净,据说是天上打雷点着的,那火便迅速地漫延开了,映红了半边天,很多黑色的灰烬在火中飞舞。象黑色的蝴蝶,又象是太阳了黑子。隔着老远你能闻着纸着火的香味,感觉到那火的热力。你看过火山喷发没有,肯定没看过,当然,我也没看过。不过,我想火山喷发也不过如此,听说公元前,几十年前我不记得了,曾经有个庞贝的城市被埋在火山灰底下。你想象一下吧,天上纷纷扬扬地飘着纸灰,不一会儿,便铺满了屋顶、树木、街道、河流上也漂着黑黑的一层。据说周围百里的地方都是如此,蝴蝶国出动了大批的消防队员,并组织了临时义务消防志愿兵团。那红色的消防车满满地装着水,呼啸着穿过那黑色的‘雪’,四面八方地向档案馆赶来,那种气氛,只怕响起空袭警报时都没那么紧张。尽管如此,那场火仍持续了半年,在这半年里,附近的居民表现了他们顽强的生命力,在这种环境下,居然熬过去了。他们那时出门都打着伞,穿着靴子,我开始就卖雨伞和靴子,不到一个月,就很赚了几个,以至于后来我才有足够的钱搞纸张批发。那多灰尘且缺氧的空气似乎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不便,这实在是很可惊异的;当然,这六个月间,也很下过几场雨,多少能净化一下空气。这场大火过后,蝴蝶国的蔬菜获得了大丰收,因为土地上那一层厚厚的纸灰是最好的钾肥。据农学家们预测,这种空前的丰收还可以持续好几年,但我在那里只呆了几个月,赚了一点钱便离开了大火的中心地带,到蝴蝶国的边境地区去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那里的生活了。我在蝴蝶国的边境找了个门面,开始做纸张批发生意。”

听了他这一席话,我大惑不解:“蝴蝶国怎么需要那么多纸张,它们的档案馆有那么大,实在是不可思议?”“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他这时已经吃饱喝足,放下了碗筷,正抽着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惬意地吐了,几个烟圈,接着说:“如果不是在蝴蝶国呆了几个月,我也不会相信的,但事实确实如此。”“你想想”,他迅速地吸了一口烟,“他们的生日是从精子与卵子相遇的那一刻算起的,从那时起,他们的父母得为他们记下他的生活中方方面面的重要事件。以后,长大了,读书了,工作了,退休了,几乎每周都得填一张表格,装进档案袋。据好事者统计,如果一个人活到六十岁,那么,他的档案材料加起来足足有三米多高,大约是他身高的两倍,真可谓著作等身。但对那些档案狂人来说,则远远不止这个数目。”“什么是档案狂人?”笔者大惑不解。这时他那枝烟已经抽完了,正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摁熄。笔者又送过一枝烟去。他点燃了烟,接着说:“在他们国家,有一些人,几乎一辈子就扑在档案的写作与整理上,他们一生的目标就在于打破与档案有关的各项吉尼斯记录,这些人被称为档案狂人’,他们几乎一辈子呆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足不出户,伏案写作,饮食起居都有专人照顾,外人几乎见不着他们,因为从他们不见客。不过,由于操劳过度,他们往往短命。”笔者听到这些,这时已很不是滋味,便说:“不谈这些了罢,在蝴蝶谷,纸张还有什么别的用途?”“有,有啊。标语,会议记录,试卷,书籍,不过现在天太晚了,一时说不完,我太累了,改天再谈罢。”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