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老房子  

2010-05-02 09:04: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这房子到底有多老,从记事起,它就是我所见过的最破旧的房子。

房子是湖南农村常见的土砖房,但最下面五排用的却是青砖。或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罢,没有一块土砖的品相是完整的,砖块之间被雨水侵蚀得很厉害,深深地凹了进去,让人觉得随时可能会倒。有一天,屋顶真掉下来了,正好我的一个叔叔在我家和爸爸说话,他用手顶住掉下的楼板,妈妈从灶屋过来,要我们到外面去。接下来,在修屋顶的时候,天却下雨了,从那个房间过时,我不得不挨着墙壁走,因为屋子中间在下雨。

房子是村里最矮的,个子稍高的人要低头才能进得来。大姐夫不矮,就被门框碰过好几次。有一次,一个收鸭毛的人挑着箩筐从我家门口经过,很吃惊地说:“这个屋子这么矮?!”二姐正好站在门口,回答道:“没关系,屋矮人不矮。”那个收鸭毛的人很矮,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了。

房子门口就有一个池塘,妈妈总担心我们掉到塘里去。我们姐妹五个确实个个都曾掉进去过,却都没有被淹死,有自己爬上来的,有被人救的。每到春天,塘里的水就漫到了家门口,好几次都淹上阶檐。这时,妈妈总是会念叨,“菩萨保佑,不要下雨了,再下我们就没地方呆了。”

我曾问过爸爸:“为什么别人家的房子都比我们家好?”

爸爸说:“我们家的房子本来很好的,厕所都是雕花的,后来被拆了。”

“为什么拆了?”

“土改时拆了。”我没再问,很小就知道土改。

我也问过妈妈:“为什么池塘离我们家这么近?”

妈妈说:“挖这个塘的时候,我跟XX队长说我们家的孩子太小,不要这么近,他说‘地主崽崽,淹死了就淹死了。’”

我还很小的时候大姐的儿子就出生了,这个地主的下一代崽崽,因为我们家离池塘太近,两岁多就学会了游泳。一到夏天就天天泡在塘里玩。

三姐在考上大学的那年暑假,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家的房子倒了,在盖新房。妈妈很高兴,说这个梦预示了,三姐一定是要上大学了。有个邻居说:“茅屋里也能出大学生?”那时候,已经改革开放,他舅舅在深圳什么边防站当站长,他们家到深圳打工,已经盖了两层的楼房了。

爸爸退休后,那时生产队已撤了,XX队长自然也就管不着我们了。爸爸妈妈趁秋冬枯水的季节,挑土把自己家门前填出了宽宽的一块坪。四姐在塘边种了一排美人蕉,我种了二月兰,仙人掌,爸爸在屋前种了椿树,柳树,桔子树,屋后种了枣树。

房子的正面隔着池塘是一片墓地,右边也是一片墓地。每到清明,挂得花花绿绿的,扫墓的人来往不断。右边的墓地里就埋着我的祖父、祖母、曾祖父、曾祖母。我从小就不怕墓地,经常拿着书坐在墓碑上看。很安静,看书的效果特别好,几乎过目不忘。晚上,有时故意去墓地,想看看鬼火,但却从来没见到过。长大后才知道,没有人去的墓地才会有鬼火。

爸爸妈妈为了供我们姊妹读书,一直没能攒下盖房子的钱。

直到爸爸去世,我们仍然住在那房子里。

爸爸去世了,妈妈一个人,一直住在城里姐姐家。

后来这个破旧的老房子终于倒了。

现在,大姐家建的房子是村里最好的。妈妈回去,觉得住得比城里还舒服。

而且,妈妈常常还会提起我们家的老房子,说那时我们种的花开得真美。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