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青蛇  

2010-05-30 09:10:5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遥远的年代,有一条小小的青蛇曾是我寂寞童年的唯一的伴侣。

我已记不清是怎么与它相识的,可这也用不着遗憾,在某种意义上,反倒更好——我拥有上千种与它相识的方式,足够我在以后的日子里细细品味,以慰我同样寂寞的少年与青年时代。或许是在一个夏夜,我躺在竹椅上——竹椅在一棵歪脖的老柳树下——乘凉,数着天上的星星,用只有星星和我才听得懂的语言交谈着。我正想邀请一颗最大最亮的星得到我家玩,这时,那小小的青蛇,无声无息地游行到了我的身旁,抬起小小的碧玉的头,也望着那颗星星;由于同样的对星星的热爱,同样的孤独与寂寞,我们成了好朋友。它通身青碧,温润而冰凉,如一块质地优良的玉。它的寂寞是青色的。或许是初夏时分,大片的油菜花开得正旺。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在菜花丛中追逐着蝴蝶与蜜蜂,它们都很忙碌,无暇与我嬉戏,它们是不能懂得一个儿童的寂寞的。就在这菜花丛中,我发现了它,正在阳光下打着盹……。总之,我有上千种和它相识的方式。它不会说话,它是沉默的,但我知道它在说什么,就象它听得懂我给它讲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一样。它常常对我说,在遥远遥远的地方,有一座大森林,那是动物们的乐园——那是它们蛇的家族世代相传的古老神话。你们无法想象我和它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的快乐。

后来,我们却不得不分手了。我要到城里读书去了,它告诉我,它要去寻找那座森林。我伤心得呜呜地哭,而它,只是默默地望着我。童年的痛苦就象天上的虹,是不长久的;不久,我也就慢慢地淡忘了。我一年一年地长大,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到参加工作,到在社会上被碰得头破血流。一切的一切,我默默地承受着。过去的理想与抱负业已云散,如同烟花,美丽地在空中开放过后,只留下一躯空壳在地上品味着美与理想之虚幻。

我的儿子现在正牙牙学语,等他大一点了,听得懂我说的话了,我要告诉他那小小的青蛇的故事。那小小的青蛇,我寂寞的童年的伴侣,大约已经找到了它的大森林了罢。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