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间谍  

2010-06-12 07:05:1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自那以后,我就没一刻安宁过,没一刻不是沉浸在深深的痛苦里。我相信,在地狱的烈火里受着煎熬的鬼魂也要比我幸福百倍。

我是个检验师,每天都和试管,烧瓶之类的玻璃仪器打着交道。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并且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作家,写几部能流芳百世的书。自然,象几乎所有有着这类幻想的人一样,我很孤癖。由于不懂人情世故,无意中得罪了单位领导,后来,他便借故将我下岗了。我虽然满腔悲愤,却也无可奈何。我确实也掌握了一些他生活腐败,违法乱纪的事实,如养情妇,收回扣,公款吃喝,旅游等等,但我已经心力交瘁了,无心再去惹什么是非。随他娘的,我现在只想静一静,想想今后该怎么办。

有一天,我漫无目的地在街头转悠,无意中瞥见电线杆上贴着的招聘家庭教师的启示,待遇面议。我一时心血来潮,便决定去应征。我适合当老师,我这么想着。按着上面的地址,我找了大半天,才在一处偏僻而又阴暗潮湿的小巷里找到了那个地方。我敲了敲门,等了好久,才有人来开门。打开门,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开门的是一位驼背的老太婆,满脸的皱纹纵横交错,软软地耷在颧骨上。虽然她一声不吭,但呼哧呼哧地直喘着气,其间夹着一种难闻的气味,令人非常不快。我压抑着自己的恶心,跟着她来到了一间四面都下着窗帘的十分宽敞的客厅。屋里的光线很暗,我感到纳闷,为什么他们不把窗帘拉开。客厅的摆设可以说得上是十分豪华,虽然有点陈旧过时了。当我走进房子的时候,有一位男子正背对着我在看墙上的一幅“耶稣受难图”。他就是我的老板。在跟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没有转过头来,所以,自始之终,我只能见着他的背影。

我对眼前的这景象感到有点那个,怎么说呢,我似乎被这种气氛催眠了。他眼睛盯着十字架上的基督——我是这么猜想的,也许他的目光透过墙看着后面的什么东西,也许他什么也没看,是闭着眼睛的——冷冰冰地对我说,他们其实并不需要老师,一个都不要。“我们要间谍。”他说,我感到他的声音从口里吐出的时候冒着腾腾的水汽,就象刚从箱子里拿出的冰棍儿,“我们通过了十分周密的考察,觉得你是最理想的人选。这份工作的待遇颇为丰厚,月薪五十万,而且,你刚下岗,正需要钱用。”他对我的事儿竟了解得这么地一清二楚,而我却似乎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我相信,不管是谁,在这样的气氛里,都不能不认为对方有着某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事已至此,看来只有接受这份工作了,何况,我确实非常需要这笔钱。我正要问我该怎么做,他开口了,似乎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你只要到我指定的地方去和一个人接头就可以了,他会给你指示的。我会派露西与大卫帮你的,你和露西假扮夫妻,他们两个和你一起去。三天后你再到这里来。”

就这样,三天后,我和露西还有大卫一起动身去了一个名叫“赛克利菲斯(sacrifice)”的地方。令我感到吃惊和不快的是大卫居然就是那天替我开门的老太婆,我本来以为大卫至少也是个男人。幸亏有露西在,否则,我真的宁愿放弃这份工作。露西是个漂亮的金发女郎,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很是活泼迷人,可不知为什么,她有时会无缘无故地闷闷不乐,但她确是一个不错的同伴。一路上那个老太婆几乎没说过一句话,象段呆木头似地坐在那里,只有那一堆皱纹里的两个小孔在不停地转来转去——我老觉得她的那双眼睛在偷偷地窥探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才表明她是个活物。我感到一切都是那么滑稽可笑,我们这样的三个人竟然是上帝的选民,是在一些喜欢幻想的人心目中带着浪漫色彩的间谍。但是,管他呢,只要一想到露西和我要假扮夫妻,就不由不令我对前途充满了美好的幻想——这一切真象是在做梦。

我们的船在海上足足航行了半个月才到达那个叫“赛克利菲斯”的四面环水的荒岛。岛上几乎看不到人烟,实际上,后来我们才知道,岛上确实没住人。但在岛的中央,却有一座哥特式的古堡,老板要我们在那里等待那要来接头的人。船把我们扔到岸上之后就开走了。看到岛上的荒凉景象,我真后悔接了这么一份差使。我搞不懂老板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鬼地方来接头。但事已到此,只好听天由命了。

当晚我们就在这座古堡里安顿了下来。我不想在这里向读者们描绘这座古堡的阴森可怖,因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不久我也就习惯这里的环境了。我和露西在楼上占了一间巨大的卧室——这是老板安排的,说是为了工作需要,我们必须得扮做夫妻——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在这样的一个荒岛上,见不着一个人影,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跟整个世界都没有关系。不过,我还是很乐意接受这一安排的,我发现自己有点喜欢露西了,事实上,我几乎对她一见钟情。

但我们只是睡在同一间卧室——她睡床,我睡地毯。我们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来。那个老太婆就睡在我们隔壁的一间小房子里。我整夜都睡不着。你想想,我一个青年男子,和一个美丽可人的姑娘同睡一间房,不想入非非才怪。而且,这几天来的一切都给我一种超现实的感觉,还有这古堡的神秘阴森,这一切的一切,把我的神经刺激得异常地兴奋。那老太婆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不时地被岛上的海风送到我耳边来,还有她身上特有的那种难闻的气味——虽然我开始有点习惯了,但仍是令我十分地不快——不时地来纠缠我可怜的嗅觉。我在岛上的第一夜就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形中度过的。

我大约是在黎明时才朦朦胧胧地睡去,直到中午才醒来。露西已经把饭做好了,我们便一起用餐。储藏室里有足够我们吃几个月的食物,显然,在我们到来之前,老板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露西说我睡觉的样子象个小孩子,憨态可掬。我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老太婆就坐在露西的旁边,一声不响地啃着牛排,喉咙里发出讨厌的咕嘟咕嘟声。有她在场,我总觉得不大自在。

现在得来详细地说一说这个岛上的情形了。我们到这个岛上的那天是黄昏时分,由于太累了,加上光线不足,甚至连自己住的卧室都没好好打量过。据我的记忆,这里的陈设跟老板的家里惊人地相似。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墙上在相同的位置上也悬挂着一幅“耶稣受难图”,不知为什么,看到那张画,我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这个岛虽然荒凉,总的说来还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气候宜人,还有很好的阳光,只是不知为什么没有人居住。对于一个想避世隐居的人,这里是一个很理想的场所。在一定程度上我是个厌世者——我讨厌世上的种种无聊的应酬,事实上,我本来也不擅应酬;我对一切带颓废色彩的事物有一种病态的热爱;我憎恨现实,更喜欢在幻想的世界里遨游;我常常沉浸在一种世纪末的情绪中,深味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虐狂的乐趣,不能自拔。因此,有时我真愿意一辈子就呆在这里,远离尘世——何况还有露西陪着我。

我们不知要在这岛上呆多久——老板没有告诉我们接头的人什么时候来,只是说那人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十字架做信物。我们——我是指我和露西吃过饭后总是一起出去到海滩上散步,那个讨厌的老巫婆大卫也一声不响地跟在我们后面不远的地方。她总是一声不响,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然而,她的身上似乎因了这静默而有了一种超自然的威力——老实说,我和露西都有点怕她。我不知道老板派这么一个糟老太婆来的意图何在。或许是来监视我们的,我常常这般猜测,其实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她老是如影附形地跟在我们的身后,一双小眼睛老是在我们的身上瞄来瞄去。近来她变得大胆多了,简直到了放肆的程度,以前她还只是偷偷地窥探,现在她几乎无所顾忌地用那双恶毒的小眼睛暴君似地蹂躏着我们,以至于我在散步的时候老觉得背上有根刺似地扎得我不舒服。

现在我跟露西成了好朋友,甚至可以说她也有点爱我了。原来她也是看到招聘启示后才得到这份工作的,而且,还在我之后,就在我们出发那天。对此,我不得不认为我们的老板是位先知,另外,我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从小受着教会的薰陶,笃信宗教——我从来没见过象她那么虔诚的耶稣教徒。她本来在一家慈善机构做事,后来赞助那家慈善机构的老板见她长得漂亮,便起了不良之心,不时地借机调戏她,骚扰她,迫得她只有辞了那份工作。她每天都要跪在圣像前祷告一个小时,深深地忏悔着自己的罪恶——她觉得自己是个罪大恶极的人,无法抗拒尘世的种种诱惑。作为一个虔诚的教徒,是不应当去干间谍这种工作的,但她没法子,而且,她天性喜欢带浪漫色彩的事物。碰上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没法出去散步,就坐在壁炉旁读书。老板似乎知道我很喜欢读书,居然在这里留了很多的好书。有时,露西也给我们读几段《圣经》。我说我们,是因为那老巫婆几乎从来没离开过我们。甚至在睡觉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一双眼睛躲在门背后窥视。她简直就是希腊神话里的百眼巨人。我有好几次做梦的时候都梦见她那双邪恶的小眼睛。在露西读《圣经》的时候,她就坐在壁炉的正对面——我和露西的中间——象一句恶毒的咒语。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她干枯的脸上不时地会浮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狞笑,这使得那张本来就丑恶的怪脸比默杜莎的头还显得可怕。老实说,我往往不敢正眼看她。

随着我和露西的爱的与日俱增,这个老巫婆的监视于我们变得越来越无法忍受。生活现在对我们简直就是一场逃命的游戏。我们想尽了种种的办法以避开这个老太婆,但一切都是徒然。她总是能识破我们种种的小花招,让我们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她那双无所不在的眼睛,听到那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她就象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对她的猎物穷追不舍。有一次,我对露西说,我对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已完全厌倦了,我几乎快精神崩溃了。但露西劝我要忍耐,“耶稣说,要爱你的敌人。”她对我说。读者们可能很难相信,我跟露西在同一个房间睡了将近两个月了,而且我们已深深地爱着对方,但我们却从来没在一张床上睡过,更不用说干那件事了。但这确实是真的。我们睡觉时房门拴得紧紧的,每当我们激情勃发,彼此有这种念头的时候,总是会听见门口传来那令我们不堪忍受的熟悉的喘气声。同时,我们觉得似乎四周布满了默杜莎的眼睛。顿时,我们的激情便烟消云散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这时的我已经变得脾气暴躁,心力交瘁。露西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泼,变得忧虑不堪,但她以基督徒的坚韧隐忍着。每每看到她,我就觉得揪心的痛。我觉得一切都有应该结束了。终于有一天傍晚,我潜入了老太婆的房间——我杀死了她。在我双手掐住她的脖子的那一刻,我感到一种如释重负的快乐。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露西——这是我一生中所犯的最大的错误。露西什么也没说。那天晚上,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我们沉浸在灵与肉体的狂欢中,在彼此的交融中,我们真的到达了幸福的天堂。

第二天清晨,我决定把老太婆埋了。露西跪在耶稣的面前忏悔,我无法将她的神态与眼神完全描画出来,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双眼睛显示出她的内心的几股力量正在进行多么激烈的交战。我感到我已经毁了她。我不敢劝慰她,只好扛起老太婆的干瘪的尸体,走了出去,将她一个人留在耶稣的十字架下。

待我埋葬了老太婆回来,只见露西躺在血泊里,已经没气了——她用小刀割断了自己的腕动脉。我不想在这里描述我当时的痛苦,不想,不想。我精神恍惚地守着她度过了漫长的一天一夜。第二天黎明的时候,我用双手挖了一个坟墓将她葬了。

后来,我大病了一场,在高烧,梦呓,魔靥中度过了将近半个月的光景,居然挺过来了。病好后,我决定离开这块伤心地。我扎了一个木筏,向茫茫大海划去——我并不相信这小小的木筏能带我逃出这喜怒无常的大海,我只是听天由命罢了。果然,我的木筏被海浪打翻了,但上帝好象不愿意我现在就死似的,要留下我这条贱命好让我多承受几十年人间地狱的折磨。我被一条船救起,在上面当了水手。

后来,当我们的船在一个叫费特(fate)的港口靠岸时,我居然收到了老板寄来的一张巨额支票。还有一封信,告诉我我已经完成了使命,那张支票便是给我的酬金。我当时愤怒万分,真想把那张支票撕成碎片。但我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撕。我拿着这张支票离了那条船,开始了我一生最放荡的时期。我酗酒,赌博,嫖妓,无恶不作。我在罪恶的深渊里越陷越深,尽管如此,我仍是没法摆脱那锥心的痛苦。每当夜深人静,万物都归于沉寂的时候,我一生的罪恶就从四面八方钻出来,象千万只老鼠似地啮咬着我的心。我在心底千万次地向上帝真诚忏悔,但天亮起来后,我肯定会变本加厉地作恶。连我自己都深深地厌恶自己。

终于有一天,我花光了所有的钱,开始流落街头。在众人的侮辱与白眼中,我深味着赎罪的快感。我已经不久于人世了,但我要把我一生的经历写下来,让世人看了或许会得着某种教诲,以赎我万劫不复的罪。

上帝,请接收你的罪人吧!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