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2010-06-08 07:38: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山脚下发现这条蛇的,这草丛中寂寞的隐居者,当时正匍伏在山脚下的一条干涸的沟里。“蛇!”我的朋友叫道。我停住了脚步,低头,看见它就在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盘曲着,如临大敌,做搏斗状。那是一条小小的银环蛇,俗称“四十八节”,极毒。我不敢靠近。僵立。与它对峙着。的确,我也并不想侵犯它——就象它怕着我一般,我也有点怕它。它一动也不动,如死了一般。站在沟上的朋友又开口了:“可能是条死蛇,用石子扔过去看看。”我小心地踢了一个石子过去,它仍是一动不动,如搏斗状,我他细一看,它确是死了,而且已被太阳晒干了。我不由得俯身拾起了它。

看得出这条蛇是被人用石头打死的。其它的地方完整无损,只是七寸处微微有点伤口。它当时或许是在草丛中呆久了,觉得有点闷;或许是正在追赶一只胆小的老鼠什么的;反正,它离开了它的隐居地,游行到这干涸的黄土沟。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了一颗石头,正中它的七寸,这石头或许来自一个放牧的顽童或许来自一个无聊的大人。总之它被死亡击中了,不可知的命运偷袭了它,在它毫无防范的时候。巨大的痛苦使它的身体绞成了一个“S”,它极力挣扎着,愤怒地抬起头,尾尖收起,做搏斗状,似在寻找那卑鄙的偷袭者,又似在反抗那示可知的命运。它高高地抬起了头,愤怒地,耗尽了它最后一丝力气。看到这一幕悲剧的或许只有太阳,阅尽人世间沧桑对一切都有漠然视之的太阳。太阳将它晒干了,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使我得以目睹它临死前栩栩如生的一幕图画。

现实的一连串打击使我变得麻木了:没有思想,也没有感觉。几个月来,灵感一直没光顾我的头脑,如同一躯空壳,我死一般地活着。“死一般地活着”,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上我这么写着。不料今天这具木乃伊似的死蛇竟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创造力,便随手记下了这些。不知它的在天之灵是否已得到安息了么?

  评论这张
 
阅读(8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