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蜘蛛  

2010-07-01 06:30:4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蜘蛛一号

  蜘蛛蹲伏在墙角,象一个噩梦。

一张蛛网不经意地悬着——它的主人静静地呆在一旁,似乎与它毫不相干。

这张网是新织的,就在不久前,这只大腹便便的蜘蛛还在其上奔走穿梭,邪恶的丝自口中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幻成了这张美丽而精致的半透明的网。“这就是美!”有个声音在说。这是一座完美的迷宫:设想你化身为微尘,行走于其纤细而纵横交错的索道上,你肯定会象走入“八阵图”乱石堆的陆逊,转来转去都找不着出路的。上帝,这位迷宫的始作俑者,在创造了天地万物之后,到了第七天,也需要休息了。这只蜘蛛似乎也有点累了,不再如网刚织好的时候那样,蹲在网的中央顾盼自雄或者象一位艺术家欣赏自己刚完成的杰作。它爬到了网的不引人注目的一角,一动不动地呆着,不知是在休息还是在窥俟着自投罗网的猎物。

偌大的房间里,这张网是多么地渺小,多么地不起眼。快乐的蚊虫们啊,你们有那么大的自由空间可飞翔,为什么偏偏要往这罗网里闯呢?“我们世世代代都是如此,”蚊虫们回答:“我们劫数难逃,莫名其妙地便落入其中。”蜘蛛,这“偶然”的小小守候者与捕获者,便恃着这张小小的蛛网,一代一代地繁衍下去。

象一个永远的噩梦,蜘蛛蹲伏在墙角。


  蜘蛛二号

  有一天,坐在办公室,他很觉得有点儿无聊。

一只蜘蛛正在墙上爬。

蜘蛛爬到了自来水龙头边。

他无意间瞥见了那只不幸的蜘蛛。

说这是一只不幸的蜘蛛,是因为他忽然心血来潮,想看看它掉在水里拼命挣扎的样子。

于是他起身,上前,打开水龙头,撩一掬水,把蜘蛛冲下墙来——下面有半池儿水,蜘蛛正好掉在水面上。

蜘蛛很快便又爬上了墙。

 “你猜蜘蛛是用什么呼吸?”他问同事,一边又撩了一掬水,泼向正在努力向上逃命的蜘蛛。他想蜘蛛应该是用气门呼吸的,可同事没回答。

蜘蛛这次却没有落水,因为他分了心。他很懊恼,狠狠地一把水泼去。

蜘蛛又掉在了水面。

很快,它便又爬了上来。

如此反复三四次,蜘蛛似乎渐渐儿有点支持不住了——每次掉下去都有点向下沉,而他却象一个爱好恶作剧的顽童,乐此不疲。

 “别再折磨那可怜的蜘蛛了。”沉默的同事这时开口了,“在命运的面前,我们难道不就象这只蜘蛛么?”

他心头一震。

他从水里捞起那只奄奄一息的蜘蛛,将它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命运不就是一个好恶作剧的顽童么?”他想。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