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当阿Q将手伸向小尼姑新剃的头皮  

2010-07-31 16:03:45|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阿Q将手伸向小尼姑新剃的头皮时,酒店里的人都大笑了,面对阿Q的“性骚扰”,小尼姑除了带着哭声诅咒:“这断子绝孙的阿Q!”,似乎也无可如何。阿Q虽然是弱者,然而,小尼姑却是比他更弱的弱者——在阿Q的背后,站立着封建专制的“男权文化”,正是这种文化,给了阿Q骚扰小尼姑的权利。那些在酒店里大笑的无聊的看客,一方面用他们空虚的大笑支持与鼓励了阿Q,另一方面,却使自己因受强者的蹂躏所致而蕴蓄的怨愤在小尼姑似的弱者身上得到了发泄。

由于文化的惰性与惯性,当代中国社会的情形,似乎也并没有多大的改观:

在一辆拥挤的公共汽车上,一位女子猛然回身喝斥一男子: “你有完没完?缺德的!”那男子嘻皮笑脸,反唇相讥:“你说,我怎么你了?你觉得自己挺招人爱是不是?”车厢内顿时哄笑四起,女士羞赧地离去,而实际上好多乘客都看见那男的在她背后蹭来蹭去。

公交车内上演的这一幕与当年阿Q调戏小尼姑是何等地相似:作为受害者的女人反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而施暴者却英勇似地耀武扬威,这些麻木的看客以他们空洞的笑声,成了施暴者的同谋与帮凶。正是在这种文化的压力下,大多数被侮辱、被损伤、被贬低的女性为了保护自己,只好忍气吞声,选择了沉默,因为除此以外,她们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社会只给了她们两种选择:要么逆来顺受而沉默,要么反抗却忍受更大的屈辱。

虽然“性骚扰”并不存在性别差异,也可以用来指称女性对男性的骚扰,然而,在男权社会里,其主要形式不能不说是男性对女性的骚扰——由于性别上的不平等,女性更多处在较低层,男性可以更多地依靠权力、地位、强力,对女性进行性骚扰。中国流行着一句俗语: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才有钱。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男人有钱了就去玩女人,而女人只有通过变卖色相才能在这个男权社会里打通通往成功的道路。从这种意义上说,“性骚扰”问题折射了不合理的社会权力结构。

然而,将“性骚扰”纳入《妇女权益保障法》毕竟是一个立法上的进步,但却仅仅只是第一步。法律就算规定了女性免受“性骚扰”的权利,但是现实注定女性为行使该权利将付出巨大的成本——如果不合理的社会权力结构与畸形的看客式的社会文化心理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扼制与改良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