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从湖南卫视七夕晚会闲话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  

2010-08-17 19:11:27|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163.com/10/0817/03/6E8P5M4700014AED.html

能够引发重视的,往往是稀缺的,在越来越物欲的时代,纯真的爱情亦如此——曾经罕被关注的农历七夕这个“中国传统情人节”,今年突然成为荧屏热饽饽,湖北、江苏、浙江、北京、安徽、湖南等近10家卫视纷纷“扎堆”,犹如贴身肉搏般同时推出“七夕”主题晚会。(817日《西安晚报》)

马林诺夫斯基在《文化论》中将文化分为三个层面,即器物、制度与精神。精神看不见,摸不着,必须借器物与制度来表现自己,而器物与制度背后如果没有精神的支撑,则无异于一躯没有灵魂的空壳,同样会或迟或速地淡出这个世界。任何器物或制度,在其尚未消亡以前,必承载着一定的社会功能。就不同的文化或不同的时代而言,同一器物或制度可以承载不同的社会功能,而相同的社会功能也可以由不同的器物或制度来承载。

文革期间,被政治狂热所催眠的整个社会陷入了一片混乱,中国传统文化(包括外来文化)中的很多东西被视为需要破除的毒害人民的 “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大量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器物与风俗习惯(可以看成一种非正式的制度)遭到了严重破坏。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都受到了冲击,甚至连春节也被深深地打上了政治的烙印。改革开放以来,大多数传统节日都失去了解放前原有的活力,大家都明显地感觉到,节日味一年比一年淡了,如“七夕”之类的节日则几乎徒留其名而已。相反,很多洋节日,如圣诞节、情人节、愚人节,甚至万圣节等等则随着西方的物质文明相继涌入中国,成了城市文化中的时尚和风景线。

传统节日的衰落原因何在?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随社会变迁而来的各种复杂因素的综合作用所造成的传统节日的载体的缺失,因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七夕”,在中国古代为“乞巧节”。关于乞巧的最早记载,始于汉《西京杂记》:“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具习之。”后来虽在其上附会了“牛织女”的传说,但“乞巧节”与其说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倒不如说是 “妇女节”。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发展,中国传统社会所提倡的女子四德中的“妇工”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因为纺织与制衣业的机械化生产取代了传统的手工生产,妇女们不用再自己纺纱绩麻或穿针引线了。也就是说,由于“乞巧”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乞巧节”所承载的主要社会功能已经消失了,“乞巧节”的衰落将不可避免。

随着中国国力的强大,不管官方还是民间,对于本国的传统文化有了更多的自信,并逐渐意识到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和民族认同最重要的来源,开始有意识地淡化西方节日,加强对于传统节日的重视,如将清明、端午、中秋这些传统节日定为法定假日,国学热的兴起等等。正是在这种社会文化政治背景下,“七夕”借“牛织女”的传说得以死而复生,只不过它所承载的社会功能已经发生了改变,与世迁移成了 “中国情人节”——因为,“乞巧”虽已不必要了,爱情却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中国情人节”的兴起,仅仅只是近些年来的事儿,之所以能成为一种社会风尚,媒体和商家在其中起了巨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如果没有媒体的倡导和宣传,“七夕”不可能摇身一变而成“中国情人节”——国人可以选择西方的情人节,也可以选择“中国情人节”作为表达自身情感的载体,其最终的选择往往极大地受制于媒体的影响。从促进传统文化的现代再生方面来说,10家卫视纷纷“扎堆”,同时推出“七夕”主题晚会,不能不说是件大好事。

在所有这些卫视所推出的“七夕”主题晚会中,则又不能不说当以湖南卫视的《冰爽七喜 七夕特别节目——今夜,我们歌颂爱情》为最佳。《今夜,我们歌颂爱情》的可贵,首先在于其别开生面的节目形式的创新——和以往我们见到的任何一台晚会都有所不同,它颠覆了传统的电视叙事方式,用诗意结构串起整场节目,主持人的所有对白都用“七夕体”诗歌形式进行串场,让整台特别节目在诗词的引领下进入到爱情缠绵悱恻、浪漫的氛围。此外,传统经典节目的演绎也让整场节目的诗意色彩更加浓重。如叶蓓的诗经新唱《秦风·蒹葭》,用现代的歌词形式演绎古代经典,将现代元素与古代元素有机地融合在了一起,让观众走进诗经,体味古典爱情的单纯与浪漫。魏葆华、吴正丹用高难度的舞蹈演绎《梁祝》,仿佛舞台上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化作的蝴蝶,缠绵凄美——所有这一切,和“七夕”的爱情主题一样,其实也就是用创新的电视语言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重构。

在全球化的现时代,如何在现代社会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是每一位具有文化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的中国人不得不面对的重大课题。我认为,继承和创新如同一块硬币的两面,二者是一个不可分割整体。文化不像祖先们遗下的古董,可一代一代以基本不变的物质形态传承下去,而是必须通过学习与创新在每一代个体中重新再生产出来。在文化的继承上,不能创新,或缺乏创新的能力,即意味着不能继承。是故,一切文化的继承都是“重估一切价值”的结果,即以现代的精神和现代的眼光对于传统文化进行重新阐释和重新解读的结果,若刻舟求剑地固守传统文化原来的形式或精神,则绝对不是继承,只能算作“机械的模仿”,反而容易加速传统文化的死亡。在此意义上,湖南卫视的《冰爽七喜 七夕特别节目——今夜,我们歌颂爱情》可以说比较完美地体现了这种看待和解决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这一重大问题的方式。

异史氏曰,“七夕本为女儿巧,至今翻唱爱情诗。与时俱进寻常理,老树经春着新枝。”在冯骥才先生所写的小说《神辫》里,当主人公傻二由清朝进入民国时,再不能拖着一条辫子满世界地跑了。然而,他却从“神辫”变成了“神枪手”。从“神辫”到“神枪手”,形式虽变了,但其精神还在。同样,从“乞巧节”到“中国情人节”,再到湖南卫视《冰爽七喜 七夕特别节目——今夜,我们歌颂爱情》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演绎,虽然形式不同,但只有通过这种与时俱进的创新形式,传统文化才能不断地发展和壮大。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