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广陵散从此绝矣——业师徐无闻先生诞辰八十周年祭  

2010-08-18 08:36:32|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陈龙海

 

 

二十二年前,我还是一乡村中学的英文教师。

那年,冒着料峭春寒,乘了四天三夜的轮船,我第一次来到云遮雾锁的山城重庆。此行的目的是赶考——冲着“徐无闻”响亮的名声和西南师范大学的美丽简称“西师”,我报考了由先生主持的“西师”中文系的书法硕士研究生。

考试完毕,我去拜访先生。心想,即使考不上,能见到仰慕已久的书法大家,也不虚此行了。没有预约,直接叩响了先生的家门。自我介绍之后,我对先生说,我练书法已十年,还没看过书法家写字,我就想看您写字!那语气,简直没有商量,不容拒绝。现在想来,当时的我是何等冒失和无礼。然而,先生竟然答应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乡村教师的要求,真的为我写了一张字,是行书。随后,我出示了我临习的金文和“兰亭序”,先生连连说“好!好!” “要得!”(当时不懂事,还以为真的好呢)交谈片刻后,先生微笑着说:“你来写嘛。”我龙飞凤舞刷出一张草书,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盒硕大的会计印油,钤盖上几方不三不四的印章。先生问:“印是你刻的吗?”我很自豪地说:“是!”先生未作评价,只是说:“印泥不行,跑油。”

这一年的秋天,我幸运地成为先生的入室弟子。

十八年前的夏天,我由楚之渝,竟是与先生永决——先生将他坎而精力弥漫的一生定格在了六十二岁。六十二岁,那正是一个学者、艺术家的黄金时代,而造物忌才,夫复何言!好在人生的意义和终极价值并非由生命的长度来决定。先生逝后,无数学人后辈在先生灵前的扼腕痛惜,已足以表明先生高迈的人格和深厚的学养所赢得的广泛认同与尊敬。十八年来,每次想起当时的场景,都会引发我心底最深沉而悠远的痛。我始终觉得,先生慈爱的目光时时在天际徘徊,烛照着人间的我,令我不敢虚度光阴……

 

 

先生以书法、篆刻知名于世。

自古洎今,论者评骘书家每每曰“诸体皆能”,而名副其实者寥寥无几。启功先生序《徐无闻书法集》云:“徐无闻先生……于古文字之考辨,造诣尤邃。暇则挥毫作书,古、篆、楷、行,罔不精工。其篆法深稳,独得渊穆之度。出于余绪,施于铁笔。印学自邓完白、吴让之以下,日趋于躁,更下则以毁瓦画墁相矜尚。虽时世以同文尊秦法,而刻石铭功,铸印示信之法,则荡然无复遗存。先生篆书不减王虚舟、钱十兰,而治印则远绍吾子行,近迈王福庵,其学识有所不同也。”议论切中肯,绝非溢美之辞也。

先生之书法,气象高贵、韵致高雅、精神高迈而意蕴丰厚。技既娴熟,艺亦精良,故能独辟新境,高蹈远举。中国书法以二王为主脉的帖学传统延续到朱明王朝已日薄西山,清中叶后,碑学渐成气候,邓石如、伊秉绶、何绍基、赵之谦等碑学大家异军突起,一新书坛耳目。至清季,康有为登高一呼,以激进、革命、反叛的姿态高倡碑学,其《广艺舟双楫》堪称帖学终结的宣言、碑学昌盛的大纛。自此,碑学日兴,雄视书坛,影响所及,至今不衰。中国书法从此走下高贵的文化圣殿,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人文气息的消亡。先生书法,以帖学为根基,以帖学为根基,兼收碑学之精华,在谦冲恬淡、温文尔雅和雄强刚健、粗犷豪放之间达成了微妙的平衡。杨守敬谓碑帖“合之两美,离之两伤”,先生书法正是“合之两美”的典范。可以说,先生书法连续了中断百余年的中国书法之魂,集中呈现了中国书法的美学精神。

先生之篆刻,如其诗所言,“植根在篆籀,润泽赖诗骚”,“立意不徇俗,风规自可高”。刘江先生谓先生篆刻“研取甲、金、简、帛文字,旁采博求,融会贯通,自出机枢。所作朱文、白文印,选字极严,不生搬硬造,字随印行,择势而安。故其章法稳健,时出奇思,字时有大小,疏密相参,穿插有变,顾盼有情,呼应有致,全印团聚,气脉相贯。用刀如笔,准确爽利,点画精到,沉着稳健,生动有力,富有意趣。其边款,真、草、隶、篆各体皆能,运刀自如,轻重转折有似笔书,自由老辣见笔见刀,线虽细如蚊足,而精神具显,成为其印章的有机组成部分。边款更能体现他在这方面的创造,森然已具个人风貌。”韩天衡先生曾以“高格调”、“多彩”和“新奇”来描述先生篆刻的特点,二人目光如炬,皆能深知先生者也!

先生以学问为根砥,以书法篆刻为余事,而绘画尤其余者。先生之绘画,与其书法亦同一机枢。读先生之画作,可窥“书画同源”之奥旨,亦可解“画如其人”之真意。先生之画作极少,而深得清、雅、纯、正之气,一如其书法,能使人涤尽尘虑,在纷扰的世间坚守生命的本真。

 

 

先生首先是一位学者,于“小学”、“经学”造诣尤深。他曾手抄《甲骨文字编》约20万字,手勘《说文》七遍,1979年担任《汉语大字典》编委,主持字形组的工作。其后又主编《汉语古文字字形表》、《秦汉魏晋篆隶字形表》、《甲金篆隶大字典》和《殷墟甲骨文书法选》等。他发表的《小篆为战国文字说》,将学界公认的小篆创制和通行的时间提前了120多年。他对秦《泰山刻石》作了深入、综合的考辨,复原了刻石全貌。先生于历代玺印、碑帖,造诣尤精。古代金石书画,一经入目,真膺立辨。皆因先生见多识广,学养深厚也。先生还是卓有成就的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其《唐宋文学要籍题解》,“辨章学术,考订源流”,体系宏富,包罗广博,为唐宋文学研究生必读之专著。他在苏轼研究、褚遂良研究、颜真卿法帖考证等文学、艺术方面的“个案研究”,探幽发微,多有真知卓见。

先生本色是诗人。先生26岁即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一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目之所视,足之所履,发为吟咏,皆斐然可观。其它如咏物、赠答、题画、论书之作,亦各臻其妙,如行云流水,自然天成。如《壬戌岁游绍兴兰亭》:

兴酣落笔领群贤,一序临流万古传。

逸少风规真未远,我来依旧见群山。

放浪山川少长集,永和当日此流觞。

天机妙会忘心手,何计今人道短长。

 

《戊辰试石偶作》:

夜中不能寐,起弄石与刀。

篆刻虽小道,成赖积年劳。

虚名误学子,炫世徒皮毛。

游艺不徇俗,风规斯可高。

峨峨丁钝老,千载仰清标。

 

《读散宜生诗》:

穷而后工不我欺,世人无病乱鸣咿。

此翁一粒铜豌豆,半世都行铁蒺藜。

牛鬼蛇神亦活佛,肠肥脑满即行尸。

后生应把郑笺作,舜日尧天有此诗。

 

 

“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用苏轼赞美林逋的两句诗来形容先生,可谓恰如其分。

先生书香世家,道德、文章皆承庭训。品格端方,气度清华,故游于艺,能造高妙,不染尘俗,所谓“绘事后素”,所谓“德成而上,艺成而下”者也。

先生事亲至孝。端茶续水,毕恭毕敬,父母去世时,先生恸哭失声,哀毁逾礼;先生尊师重道,文革中有些老师被打成“牛鬼蛇神”,他仍不避株连,坚持看望问候;无论人心险恶,不管世态炎凉,先生总恪守自己的是非标准和道德尺度,“四清”时,驻西南师范学院工作组执行“左”的路线,罗织罪名要整中文系党支书记,先生时为教师党支部书记,认为与事实不符,据理力争,因此被革去支书职务,而先生始终无怨无悔。

先生对后学晚辈,亦关爱有加。其时,先生主持书法和唐宋文学两个硕士点的工作,异常忙碌,但对于登门求教的学生,总是耐心指导。篆刻费时极多,而先生修改印稿,往往不厌其烦。对已刻好的印,先生每每亲自操刀修正,盖出印蜕,反复修改,如是者三。西师三载,在先生的书房里,在那盏温馨的台灯下,我们伴随先生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常常不经意间,不知东方之既白。

 

 

先生本名永年,字嘉龄。而过于忙碌的生活毁坏了先生的健康,让他英年早逝。先生三十岁因耳聋更字无闻。一为纪实,二为明志。冀自今以后,默默无闻永谢浮名也。名永年而未得永年;更字无闻而声名大著。人生无奈,莫过于此!

如今,伪学者、伪书家、伪博导比比皆是, “徐无闻”三个字就显得弥足珍贵。

世间已无徐无闻,广陵散从此绝矣!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