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老师被逼“割腕表清白”事件的深层原因何在?  

2010-08-05 18:46:03|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http://news.sina.com.cn/s/p/2010-08-05/043120828861.shtml

 

因为没有穿校服,湖南郴州九中一名老师和学生发生“冲突”,网友 “傲哥总司令”在某论坛上发帖称,事<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后老师一直没有道歉,后来教育局“诱骗”他道歉,老师最终用割腕的方式来表明清白。(85日《天府早报》)

与一切人际交往一样,作为一种特殊的人际交往关系,师生之间发生矛盾或冲突在所难免——关键在于,是否存在一种非暴力的公平、公正地解决人际冲突的合理方式。如果正式或非正式的非暴力的公平、公正地解决人际冲突的方式缺位,暴力的方式就会成为解决人际冲突的替代形式。当然,这种暴力包括指向自身的暴力与指向他人的暴力——何老师的割腕即属于前者。

就湖南郴州九中的何老师被逼“割腕表清白”事件而言,其起因始于日常教育教学中司空见惯的师生冲突,本来是很小的一件事,只因处理不当,却几乎闹出人命来了。从报道内容来看,何老师究竟有无打了当事学生似乎并未查清,郴州市教育局在处理该事件时,并非基于事实,而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毫无原则地一味迁就当事学生的家长,要求何老师赔偿医药费、当面道歉,并取消他所有的奖励和评级机会——如此一来,无异于在事件真相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正式认定了何老师确实打了人。事实上,很多学生和老师都证明何老师没有打人,除了当事学生的一面之词,甚至连学生家长本人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表明何老师打了他儿子,所以才将教育局“诱骗”何老师道歉的录音当成了证据。由于自己的生计被操纵在教育局的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管当初有没有打人,何老师似乎别无选择,只有向教育局和学生家长的淫威屈服,赔偿医药费、当面道歉,并接受被取消他所有的奖励和评级机会及全区通报批评的处分。可万万没想到,如此地委曲求全,换来有却是自证有罪的结果,仍然没能取得教育局和学生家长的谅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试图保留自己最后的一份尊严的老师还在询问教育局副局长为何家长不道歉,可这时事情已经到了不容解释,无法挽回的地步。终于,在处于强势地位的教育局和学生家长的双重重压之下,要强的何老师不得已选择了用割腕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清白。

当然,老师有没有动手打人,目前还是笔糊涂账,异史氏也不好乱下断言。但至少,不管事情真相如何,在如此地处理何老师之前,教育局必须能拿出能令人信服的确凿证据来。遗憾的是,从报道中,我们并没有看到相关证据,看到的只有专横、霸道、自私、卑怯和变相的暴力——为了所谓的“和谐稳定”,为了在公众面前维持本部门的光辉形象,为了自己头上那顶乌纱帽的安稳,郴州市教育局的官老爷们以“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大无畏精神,不惜牺牲处于弱势地位的何老师的合法权益以讨好学生家长。退一万步说,即使何老师确实打了人,对他的处理也要等到事实调查清楚后才能做决定,而且必须有一定的节制,不能因学生家长的无理要求而轻罪重判。异史氏认为,如果一个国家或社会能容忍这些心里只有自身利益的糊涂官在那里毫无原则地胡作非为,恐怕迟早有一天,同样地遭遇也可能落到包括这位学生家长和糊涂官本人的任何人身上——因为,在这种无法无天的社会政治语境里,没有任何人的合法权益与人身安全能够得到有效的保障,弱肉强食就是这种“丛林社会”的唯一法则,而任何人都可能遭遇到比他更强大的对手。

在一定程度上,逼迫何老师“割腕表清白”的并非郴州市教育局,也并非这位学生家长,而是当前中国的官僚体制,是这一体制的“结构性缺陷”——即权力高度集中所导致的建立在公平、公正基础之上的人际博弈规则和冲突解决机制的缺失;这种缺失必定将带来暴力、不幸甚至灾难。只要这种体制不变,作为生活于社会底层的“沉默的大多数”中的一员,“割腕表清白”的老师绝非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不得不采用这种充满悲剧色彩的暴力手段来作为解决人际冲突的替代方式的弱势者。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