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09月13日  

2010-10-13 18:32:3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衣人

 

早晨出去买菜的时候,我最信赖的朋友带着一群黑衣人橇门撞入了我的家。

他们拿着新办的房产证,说这房子已经是他们的了。“我们是朋友,根据现行法律,你的也就是我的——如果我们看中了你的房子的话。”他们说,“我们看上了这房子,算你走运。”

我使劲地敲门,他们就是不开。两个黑衣人驻守在我的房子里,等待着我妥协,好让我最后从这间房子里滚出去。

我找来一把大铁捶,将门砸开了一个大洞,可里面的黑衣人却用沙发堵住了这个洞。

我们——我和我的家人——进不去,只好睡在楼道里。他们也出不来,吃喝拉撒全在我的家里。我冰箱里的东西吃完后,他们就用绳子将食物从地面吊到位于21楼的我家里去。

外面的黑衣人曾经想强行入户,将里面驻守的黑衣人换出去,但我80岁的母亲拿着一把刀坚守在门口。他们进不去,有一次,母亲还把一个黑衣人砍成了重伤。

我们进不去,他们也出不来。那次流血事件之后,几名穿白衣的治安官曾来察看过,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不知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还坚守在楼道里,但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住在楼道里,也不知道里面的两个黑衣人是否还在用长长的绳索把食物吊进去。

或许,他们已经把自己吊出去了也说不定。

我已经白发苍苍,母亲在多年前早已经过世,坚守在楼道里的是她的干尸。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我生命的唯一意义就是守住这道门。

既然如此,剩下的岁月里,我还得守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