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不该被忘却的记忆——评《旧闻中国:巨变时刻的历史碎片》  

2011-12-26 00:30:08|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该被忘却的记忆——评《旧闻中国:巨变时刻的历史碎片》 - 宕子 - 露水的世
 

人类一切追求天堂的努力,带来的往往都是人间地狱。

如同当年很多热血青年带着对自由、民主和美好未来的向往奔赴延安一样,三年内战期间,很多国民党将士带着同样的期望“弃暗投明”——如果他们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和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不知又当作何感想。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一直都是胜利者书写、并为胜利者的统治服务的历史。小的时候,我和我的同龄人是看着战争片长大的。这战争,自然是与“日本鬼子”及“国民党反动派”的战争。这些影片在我幼小的心灵播下了仇恨的种子,并非培养了我对某集团及“人民大救星”的无限热爱——这种热爱里同样也带着某种对于天堂(或曰“乌托邦”)的向往。然而,我从小就不是他们希望我成为的那种听话的孩子,因为我总是带着疑问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世界。我的生活经历及日常所见所闻告诉我,“乌托邦”背后的真相世界是多么地残酷和可怕。一直以来,我——还有我们——都在某集团为我和我们预先设定的谎言里生活,并且仍将如此生活下去,除非被强权禁止的真实的世界向我们开放和展现。

在我对这个世界的执著追问与求索过程中,“国民党反动派”不抗日的神话及一个与之相反的神话逐渐在我心中破灭。随着迷雾在我眼前消散,我终于知道,在抗日正面战场作战的国民党陆军有300多万名官兵壮烈牺牲,中少将以上的将军,共牺牲115人。其中上将8人,中将42人,少将65人。然而,吊诡的是,这么一个将侵略者赶出家园,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做出如此巨大牺牲的政党,最后却被它曾经保卫过的人们赶到了台湾,并背上了“反动派”的污名。

最近,我在翻阅“人民大救星”的文集时,发现文革时期流行的那种专横、霸道、不顾事实、不讲逻辑、乱扣帽子、乱打棍子的“大批判文风”原来即源于此。令我大惑不解的是,如此拙劣的、非理性的文字在当时竟然能迷惑那么多的人,甚至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并获得他们的热情追捧。或许,国民党失败的原因要在当时普遍存在的那种浮躁的社会心理里寻求。

作为国际社会承认的合法政府,国民党政府从旧世界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那是一个民不聊生的乱世,社会动荡,内忧外患,一直就没有消停过。不可否认,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政府确实也很腐败,但却不能将过失全归因于国民党。在当时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国民党尚未来得及着手于建设性的事业,日本人已经打进来了。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元气大伤,其精锐部队在这场战争中消耗殆尽,以至于后来无法与在战争期间养精蓄锐、图谋已久的解放军相抗衡。况且,长年的战争进一步加剧了民生的困难。作为当时唯一合法的政府,自然不可避免地被认为是导致国内一切问题的“替罪羊”,成了民怨的众矢之的。

《旧闻中国:巨变时刻的历史碎片》一书是由 《南方都市报》的一群编辑记者从香港图书馆封存的旧报刊里寻找1949的历史碎片拼结而成,书中收集的新闻只是客观的战争及战争时期的民众生存状态的报道,很少使用具有倾向性的评论性语言,比较真实地再现了从1949423国民党政权走向穷途末路,民心尽失,节节败退,最终在大陆垮台,至101中国共产党建国的历史画卷。上海解放前夕,当初那些在各处张贴标语,宣称:“冬天过去,春天来了”、“等待光明灿烂的明天”的人们如今安在?回首往事,返观现实,不禁令人悲从中来。

克罗齐曰,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当下,生活在由统治者杜撰和篡改而形成的历史迷雾之中的人民需要重构真实的历史,因为,在如今这个资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历史将不仅仅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旧闻中国:巨变时刻的历史碎片》一书就是重构真实历史的重要的第一手材料,如果南都能将这一历史碎片收集的工作往49年前再上推数年,或许就能从中比较完整、全面、清晰地梳理出历史发展的真实脉络来。

如该书的主编苟骅在后记中所言,“没有永远的胜利,也没有恒久的失败。”重拾或挖掘那些被某些别有用心者故意掩埋或涂改的不该被忘却的记忆,将是那些生活在谎言之中却渴望真实的人们对抗谎言的最强大的武器——在真相面前,所有谎言都是“纸老虎”。

  评论这张
 
阅读(4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