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书魔宕子传  

2013-06-19 20:17: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魔宕子传

 

书魔宕子者,不知何许人也。名宕子,宕通荡;宕子者,乃流浪者之谓也。自号半聪居士,半聪者,半聋也。书魔一岁时,随母乘东风货车上街。车至街,母先放书魔下车,正欲放其姐时,车已启动,将其撂于轮下。幸前方有老乡大呼停车,一命得保。然车轮已挤其头,书魔眼鼻嘴已全歪,住院一月后方愈,自此右耳失聪。

书魔幼家贫,然好读书,求知之欲远逾常人,常借书以疗饥。数年来,抄得读书笔记若干,几与身齐。初欲成数学大家,乃自学高等数学,年未十五即可解常微分及偏微分方程,读爱因斯坦之相对论。年十七时,以数学家生活太枯寂,忽发奇想,乃以作家自期。于是日背唐诗一首,乐在其中矣;为此高考失利,屈身学医。行医十年,始弃医从文。
  书魔好书成魔,见好书如见好色,不免心痒难禁。无他长,唯擅读书耳。尝谓人曰,读书当得意忘形,写作当无法无天,做学问当眼高手低。书魔曾习武,亦自学也,冰天雪地可穿单衣而不觉寒。然碌碌半生,学剑学书,皆无所成。故尝为《屠龙歌》以自嘲曰: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此十年实乃求新声于异邦之年也,于西哲之种种学问,多有涉猎。关心时事,写政论近七年,赢得小小虚名。自微博于去年被永久封杀,遂金盆洗手,急流勇退,远离此是非之地。
  书魔现已年愈不惑,前尘往事,俱不堪回首,前途如何,亦历历可辨,故其所思所想渐归于佛老。穿芒鞋,着唐装,挎僧包,戴佛珠,俨然一僧人也,且向人前曰:布袋和尚乃前身。因是之故,惹来颇多物议,书魔不之顾也。更常搂一二美女合影,且将之发上微信,其狂放不羁之态有若此也。

近借钱得若干,于东莞之四面环水之小岛购得百四平米公寓一间,拟以之为归隐之所也。书魔虽少有大志,至此已不作他想,惟愿及早退休,放浪于青山绿水之间,与鸥鹭为友,喝茶读书,销此残年。
  呜呼!田间老父击壤而歌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评论这张
 
阅读(34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