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书魔门读书要决  

2013-06-27 07:51:15|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我书魔弟子,读书乃份内之事,然不可不懂读书之心法。

魔门读书心法有二:

其一,曰“取法乎上”。《易经》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 严羽沧浪诗话》亦云,“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人人但知“开卷有益”,却不知在大多数情况下,开卷其实有害。人最宝贵的资源是什么?书魔答曰:时间与精力。你将有限的时间用来与世界上第一流的头脑进行对话与交流,与将之用来与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头脑进行对话与交流,单位时间里的收获将如天壤之别。而且,凡为学,入门须正,尤其在尚未获得基本的判断力时,若为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思想引入歧途,事后要纠正过来,不知又要不必要地耗费多少时间与精力。是故,凡我书魔门人,不管想学习什么,一定须从那个行业或那个领域第一流的书开始着手,即所谓起点须高,入门须正。如此这般,必定事半功倍。

其二,曰“得意忘形”。“得意忘形”出自《晋书·阮籍传》:“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谓因高兴而物我两忘。《庄子·外物》云,“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书魔所谓的“得意忘形”,与“得鱼忘筌”同意。宋 欧阳修 试笔·李邕书》曰,“余虽因邕 书得笔法,然为字绝不相类,岂得其意而忘其形者邪?”此处的“得其意而忘其形”即为我要强调的意思。汉刘向云,“书犹药也,善读可以医愚。”其反面,乃不善读则足以致愚。人每时每刻都与不确定性遭遇,我们读书除了为消磨时间,修养心性之外,主要是为了利用前人的经验来应对每时每刻遭遇的不确定性。然而,世易时移,前人的经验再好,也不能照搬——彼时彼地有效,并不等于此时此地还会有效。是故,师法前人,须得其精神,得其形而上者之道,而须忘其形式,忘其形而下者之器。

凡我书魔弟子,须学会清空自己的大脑,换言之,须“去执著”,让自己的脑袋像镜子一来,物来则映,物去不留。读书最忌“食而不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食而不化”之害更甚于不读书。读了几本书,却没有消化的人,往往自我感觉最良好,头脑最顽固,最僵化,也最不知变通,最不讲道理。莫言、余秋雨、张颐武、方文山、韩寒之流,浪得虚名,实则皆为“食而不化”之典范。不管你装在脑袋里的东西是好是坏,对于新知的进入,往往是排斥性的。这有点像镜子上有了些许污点,自然不能完整地映照出所遇之物的真实相来。因此,书魔针对这种“画地为牢”,自我封闭的精神障碍,提出了“向一切可能性开放”的救治之法。凡入我书魔门者,须谨记为师之言。

《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三丰问无忌,还记得多少?答曰,忘了一半。再问。曰,全忘了。若无忌小儿者,即为得书魔真传之弟子也——即已到岸,还不快快下船,留恋那块呆木头作甚?

  评论这张
 
阅读(37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