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露水的世

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

 
 
 

日志

 
 
关于我

  李珲,笔名宕子,湖南邵东人氏,1972年生。业医十年,后弃医从文,师从谭邦和先生从事元明清文学之研究。常以继承“五.四”传统,振兴中华民族文化为己任,时人多非笑之。然命运多舛,学剑学书,皆无所成。一日读梁任公诗: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感慨系之,咄咄呼天,发为《屠龙歌》之狂吟,其词曰:十年深山里,练得屠龙技。一朝出山来,应教天下惊。半生秋雨江湖中,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昨夜梦陶潜,殷勤留我饮。谓我何太痴,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世上元无龙,何用尔营营!”

网易考拉推荐

修行人的解毒剂——评《道家真气》   

2016-07-18 16:37:46|  分类: 道可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行人的解毒剂

——评《道家真气》

 

丹道,一向被视为“仙道”,传承非常严格,有所谓“所传非人,必招天谴”之说。而且,一般是师父找徒弟,而不是徒弟找师父。若不遇明师指点,就算你是天才,也无法自学自修,故亦有“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之说。由此可见,修炼内丹是多么地不容易。

我本一介文人,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撞入修真界。尽管,我从小喜欢神仙的故事,但却知道那些故事仅仅只是传说,不可当真。然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却让我对神仙有了新的看法。三十余年来,我手不释卷地阅读,几乎从未有一日没有花上一两个小时读书。除此之外,大量的思考与写作,长期的缺乏锻炼等原因,让我的身体不堪重负,以致于我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与那些长期伏案工作的人们一样,我有严重的颈椎病。此外,还有非常严重的口腔溃疡,可以这么说,一年到头,我的嘴巴没几天是好的。由于我是国内小有名气的评论家,一天到晚都在各种媒体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所以,我常常自嘲“造口孽太多”。而且,我的颈椎病与口腔溃疡往往同时发作,发作时头晕脑涨,牙齿松动,舌头肿胀,吃饭时除了饭菜碰到溃疡面带来的痛苦之外,蔬菜与肉食很容易塞牙缝,造成胀痛。吃饭时往往痛得泪流满面,而刷牙时则是满口的血,而且常常口渴,喝水也不能解渴,真是苦不堪言。那时,我每个月的医保卡都刷得光光的,吃了不少药,却没有一点效果。

那时,我是大V,深圳的文化名人,精于传播之学。往往随意在网上一吆喝,便能聚积起一帮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朋友。有一天,我与一帮朋友一起去参观位于南山花卉小镇的一位朋友开的唐卡博物馆,博物馆里有一个小佛堂,佛堂前面铺着一块羊皮。一个修过密宗的朋友在羊皮上做了一个大礼拜,我只是不经意地一瞥,没想到这一瞥竟然成了我人生的转折点。我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回家后,我居然练起了大礼拜。

在练大礼拜的同时,我开始研究密宗的“拙火定”。我一向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我曾将几十近三十年的读书、写作及做学问的经验总结为“十二字真言”,即:读书须“得意忘形”,写作须“无法无天”,做学问须“眼高手低”。这一思维惯性同样影响了我对“拙火定”的研究。我这人过于理性,想象力贫乏,所以特别不习惯密宗那种“强观想”的修炼方式。于是,我修改了书上记载的修炼方式,将“拙火定”的前行功夫——“宝瓶气”融入了大礼拜,只用了半年功夫,不但一身的病全好了,而且修出了左中右三条气脉,每根有成人的大拇指那么粗,随时都可以感觉到。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好像脚底装了一个弹簧。

2014年的春节,我的与朋友在大屏障公园玩,在平地上走路都是一脚高,一脚低的,好像要摔倒一样,盖尚不习惯也。庄子云,“真人息以踵”。这时,我才知道真是如此。最先出现的是中间的气脉(我特意不说中脉,因为我的感知与书上描绘的中脉不一样),然后左右二脉相继出现。

有一天,我听人说起“太乙”这个词,于是我便在网上搜索,搜出了《太乙金华宗旨》这个书名。我想买来看,但网上当时却没有,我只找到了荣格写的《金花的秘密》,此书附有《太乙金华宗旨》的原文。读完此书以后,我按此书的法门修炼了一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有两个晚上,我根本就无法入睡,不管以什么姿势躺着,身体都会自动打开,能清晰地感觉到宇宙的能量源源不断地往我身上灌,整个身体,从里到外,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分子和原子都被浸泡在这种能量里,舒畅无比。而且,自动出现了内视——我看到了身体中间有一条红色的光柱颤动着,还看到了黑色的左肾,其小弯处有两个小孔,冒出两股黑气。在那一瞬间,我即明白了《黄帝内经》里的经络即是修行人内视所得。于是,出定以后即在网上搜索相关佐证资料,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李时珍的《奇经八脉考》,在谈及“阴跷脉”的一段有“内景邃道”一词,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古人早已窥破了这一秘密。

为了弄明白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开始研读丹经。由于有实修实证,再加上我阅读古文没有一点障碍,读起来倒并不是很难懂。三年来,我几乎所有的精力都耗在丹经上,很少读其他的书籍。自先秦至当代的丹经,基本上被我读了一遍。在此之前,我曾想通过读博将自己的精力集中于一点——因为我的阅读没有系统,没有中心,涉及了至少两百个以上的学科——于是申报了武汉大学戏剧影视文学的博士,却以失败而告终。没想到阴差阳错,却让我的精力聚焦到了丹经上。经过三年多的实修实证及研究,我自认已经彻悟了天地人三元丹法的原理,并且知道了紫阳真人为何会说“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盖丹道先天,修的是先天炁,而先天境界则是与人们的日常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若未亲身体验过,确实是再聪明也想像不出来其中的景象。所以,对普通人来说,丹经就是天书,因为它记载的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力。但是,若是已经进入了先天境界,再来读丹经,就不会有太大的困难——这就是我没有师父指点也能修丹道的原因。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即我其实也是有师父暗中指点的,即先天的师父。我曾经梦见一位深目高鼻尖下巴,长相清奇的古装仙人对我说,要把我变成纯阳之体,并在我身上点了几下——这便是道家所说的“先天师父”。我的静功是全自动的。我从不打坐,只是睡觉。每天到一定时辰,老天爷就会给我“发红包”,即输入能量,我只需要静静地躺着,身心如如不动,把红包收下来即可。有时,还会出现梦修,而且梦修效果比清醒时更好。我不知道何为“炼精化炁”,何为“炼炁化神”,何为“炼神还虚”。我稀里糊涂地进入了现在这种状态,只知道把全身的经络打通,并且做到一念不生,便能进入先天之境。直到读了湛若水先生的《道家真气》,我才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对西方的自然科学非常熟悉。初中时代,我即自学了高等数学,能解常微分方程与偏微分方程,并能读懂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论文,只是后来对文学发生了兴趣,便放弃了当数学家的梦,但却把对数学的爱好传给了我的弟弟——他是汪同三的弟子,计量经济学博士。大学读的是衡阳医学院,卫生检验专业。大学时代尤其喜欢读“旧三论”(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与“新三论”(协同论、突变论、耗散结构理论)方面的书,而且喜欢“混沌学”。以我这种学科背景,是完全不可能堕入“玄学”的陷阱的。因此,我对丹道的解读是——丹道的核心是生命科学与宇宙学,而且是非常超前的科学,以至于现代自然科学都没法理解。大家想一想,现代自然科学才几百年的历史,还非常幼稚。不要太崇拜当代的科学,当代科学技术能制造出生命么?不能。更何况人体这么高级的生命形式了。我们可以将人体视为一台当今世界最先进的仪器或实验室,以这种仪器探测出来的结果难道不科学么?难道不值得信任么?中医便是这一世界上最先进仪器探测出来的实验结果的记录,不能因为现代自然科学无法理解就将之扣上一个“玄学”的大帽子——这恰恰违背了现代科学的精神。

《道家真气》这本书与我对丹道的认识是高度一致的,其中没有半点神神道道的内容,而是用现代自然科学的理论与术语阐述了自己对于丹道及丹道修炼次第的认识。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在“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这个被大家公认的公式之前加了一个“炼气化精”,正是这一条,解释了我的误打误撞,无师自通的修炼历程的合理性。为何哪些藏民们磕了上万,甚至几十万个大头也入不了道,而我只是磕了半年的大头即修出了三条气脉,原因即在于此。

近几年来,我曾经接触过不少修行人。发现他们大多陷入我执与法执的迷宫中,变得神神道道,甚至精神失常而不能自拔。真正的修炼或修行其实与宗教或信仰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道家真气》这本书,对于当代中国这一庞大而迷茫的修行群体,不失为一剂不错的解毒良药罢。

  评论这张
 
阅读(55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